[分享]在死結裡找到空間,心裡諮商流程分享 (39/365)

昨天看到報導者《強光下的暗憂》這個專題,讓我想起學生時期我身邊曾經有這樣的朋友。我那時候太不成熟,天真地以為,只要當事者自己願意,就能走出陰影邁向光明。我不懂為什麼她們不斷朝黑暗去,後來我懦弱地逃走了,沒能接住她們,每每回想起這段,都覺得對她們很抱歉。直到幾年前我自己也歷經類似的情況,才知道,陽光不見得能照亮黑暗,有些時候陰影的拉力比什麼都來得強大。

我和我的原生家庭一直有問題,問題累積到研究所階段變得嚴重,研究所時期我總是睡得很差,記憶力也變得很短暫,許多事情剛說出口就會馬上忘記,同學都會笑說我又「失憶了」。畢業後來到討論結婚的階段,原生家庭的各種干涉和言語攻擊讓我的情況更糟,我變得更難睡著,睡著也怕做惡夢,因為還是住在同一個空間裡,所以回家也無法得到身心的休息,幾個月過去,儘管我一直設法安排工作和活動,想把自己的時間塞滿,每天能多晚回家就多晚回家,但後來我發現,我竟然在工作時會沒由來地落淚。

我知道這樣的狀況不能繼續下去,我不想讓可惡的原生家庭在綑綁我的過去之後,還要毀掉我未來的人生。當時的我很幸運,周圍有擔任心理諮商師的朋友,也有任職精神科的友人,找他們談過之後我獲得不錯的建議。先去精神科看診拿藥緩解症狀,然後去朋友推薦的諮商中心預約,開始為期一年半的諮商。

其實我很少公開談論這段經驗,因為很怕會遭致「你怎麼可能有什麼問題,根本就是自己想太多」之類的評論,但後來也有遇到一些情況類似的朋友,他們需要諮商但卻不知道如何開始,畢竟人在這種時候心靈已經很脆弱,有時候光要去找尋諮商資料、或是打電話去詢問,都需要用掉太多額外的力氣,因此我在這邊分享一下當初進行諮商的流程,希望能幫助有需要的人。

  • 尋找諮商中心:跟多年前相比,現在坊間有更多諮商中心,我當初接觸過馬偕協談中心以及加惠兩個諮商中心。此外,現在很多精神科診所也有搭配的諮商師,可以在就診之後請醫生協助安排。
  • 狀況告知:決定諮商中心之後,要先打電話去預約首次諮商的時間,可能有些人會覺得在電話裡告知自己的情況不太安心,但諮商中心需要一些資訊,才能評估你的狀況並安排適合的諮商師給你,畢竟每個諮商師擅長的主題都不同。據我了解,諮商中心對於接電話的人員都會進行專業訓練,因此不用擔心你的資訊會被洩露,也會盡量在你舒服的情況之下詢問你的狀況。
  • 開始諮商:印象中,第一次諮商時心理師先大致了解我的情況,再問我想要短期還是長期的諮商。有些人可能礙於時間和金錢考量,只能先談一次,而如果想要比較完整地處理一些問題,大部分會進入一輪共六次的諮商。我選擇了六次的諮商課程,所以不太確定只談一次會怎麼樣,但如果你是處在情緒崩潰的狀態,單一次的諮商大概至少能做到幫你把情緒穩定下來。(至少我自己每一次都是如此)
  • 頻率:一開始的諮商頻率會較頻繁,我是一週一次,當然這會依照諮商師的判斷做調整。急性期過後,我就調整成兩週、三週,後來是一個月一次。一輪六次的諮商通常會探討一個大主題的問題,每一輪結束之後,諮商師都會詢問是否需要繼續下一輪。至於結束諮商的時間點,我當初是自己覺得差不多可以了,諮商師也覺得我沒問題了才決定結束。

跟很多人比起來,也許我的狀況不算太糟,但每個人的人生都有不同的難題,每個人能承受的壓力以及反應方式都不同。所以面對別人的情況,除非真的了解,不然真的不要妄下斷語,或是說什麼「還有人比你慘,你只是需要正向一點」這種話。許多情況下,不是當事人都很難理解,沒受過專業訓練的人,也很難接住這些正在痛苦掙扎的人。在身心崩潰的日子裡,每次短短一小時的諮商,對我來說卻是必須緊緊抓住的浮木,諮商師總能讓我釋放壓力、定下心來,在各種死結裡找到空間。我一步一步在心理設下防護網,然後慢慢地變得更堅強,我不能說陰影完全消失了,但至少現在我知道要怎麼與它們共處。

[學習] 完全放過自己有點難,先從替代方案開始吧 (38/365)

今天沒有執行早起計畫。儘管生理時鐘已經習慣在七點睜開眼睛,但今天醒來的瞬間覺得頭好重,雖然沒有其他太嚴重的症狀,但直覺今天不休息可能就要生大病了。早上努力結束工作之後,下午請了病假。躺在床上的同時不斷想著,寫作計畫該怎麼辦呢?當初要開始計畫的時候,都沒有把有時候可能生病考慮進去。

看到這裡是不是很多人會說「你到底在想什麼?生病還管什麼寫作計畫」。我想,我就是不太習慣「請病假」吧。

求學階段我沒有什麼請病假的記憶,因為我家的教育基本上覺得,生病不算什麼,沒有什麼比上學或工作重要,全勤獎更是至高無上的榮耀。因此,我每次看到同學生病可以請假都好羨慕,我幻想著請病假的時候我可以看起來軟弱,可以不用那麼認真、那麼堅強,但事實就是這一切都是想像。唯一一次請病假是在國中的時候,覺得自己撐不下去,自己跟學校請了病假之後打了電話回家,但結果就是,我仍舊得揹著重重的書包自己去看醫生,搭著晃好久的公車回家。大學的時候,因為一些原因家族和市政府定期要開調解會,大人們不習慣報告也不會做簡報,於是推我出去當代表,某一次我發高燒相當不舒服,還是在大人們的要求下熬夜做簡報並且出席了調解會,結束之後我不知道大病了幾天。長大後,就連在瑜伽課裡聽到老師說「做到自己可以的地方就好了」,都會讓我莫名想落淚,怎麼可以這麼不勉強自己呢!

忙碌的時候,我會一直跟自己說「現在不是生病的時候」,身體往往也可以奇蹟似地配合我渡過挑戰,不過,往往在突然放鬆下來的瞬間,所有免疫力和那些撐在那邊的一切,就會瞬間罷工立刻大病一場。「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這簡單的道理我也能琅琅上口,但是不是能真的放過自己又是另一回事了。

記得幾週前我跟老闆說我要開始一個天天寫文章的計畫,老闆聽到之後回答我的第一句話是「If you want to rest or need to skip for few day, just take a rest, you don’t have to do it everyday」。對於機器人類型的我來說,現在機器人就是被下了天天要寫文章的指令,不管因為任何理由,要停下來都有點困難。 此外,我也擔心如果休息了一天兩天,會不會就前功盡棄、或是回不到原本的軌道上了。也許,在執行各種計劃之前,先想想生病時的scenario也是蠻重要的,目前想到兩種方法:

  1. 記得前陣子在某本書上看到,培養習慣的時候,還是可以偶爾休息或偷懶,但是不要超過三天,因為一旦超過三天,就很容易放棄。因此,如果生病,也許就讓自己休息三天吧,但最多三天。
  2. 想一個簡單的短文分類,也許只是簡單分享日劇、podcast或發一張照片等等,維持還是有產出就好,畢竟凡事先求有再求好。

昏睡了一個下午覺得好多了,我想「學會放過自己」也是我人生的課題。要我徹底放空可能還是有點難,但是,先從上述替代方案開始試試看吧。給自己一些替代方案、一些選擇、一點後路,學著對自己寬容一點。

[學習] 要學會「教」,必須先開始教 (37/365)

學一些東西時間長了之後,時不時會遇到朋友問說,你可以去當OO老師啊?或是你有沒有在教XX?例如以前有人問我怎麼不去帶基礎律動,或是教日文等等。不過,我對於「教」別人事情,其實心裡一直有點抗拒和害怕。

在求學和學習的過程中,我遇到許多很優秀的老師,他們讓我覺得「啊~老師就是要像這樣子」,因此,我覺得能夠被稱為老師,要有足夠的專業知識、能不被問倒的自信,而且需要對學生付某種責任。在我心中,老師這種身份是某種神聖的存在,所以每當被問能不能教什麼的時候,我總覺得,我還差得遠呢。這就是為什麼,我除了大學時期短暫當過國高中生的家教之外,並沒有以老師的身份教過任何人任何東西。

大部分的學習,我們在上完課獲得了某些能力之後,某種程度上就可以說自己會了。然而,今年初上的華語師資培訓課程並非如此,就算學了教學的方法、理論也拿到結業證書,我卻覺得,如果不開始教,是不可能完全「學會」這件事情的。因此,我找了一位日本朋友,每個月進行一次華語教學。

儘管只是在試水溫,我還是會認真備課,下課後整理上課筆記做成教材寄給學生。對我來說,備課是一件相當有挑戰的事情,因為備課並不是把要教的單字和文法都列出來就可以,要去是想學生聽到每一句話的反應,猜想幾個不同的結果,以及每個結果可能會用到的句型和單字。(因此對我來說,free talk的教學其實是最難的,因為free talk就相當於沒有範圍)也不是備好課,就能保證課程順利,因為老師除了教之外,還需要相當會「觀察」學生,才能知道應學生哪裡不懂,應該在哪裡加強。

老實說,每次上課前我都很擔心,因為自己還很菜,所以很怕在上課的過程中被問倒,或是帶給學生錯誤的觀念或資訊。幾次上課下來,不得不說教學雖然充滿挑戰,但卻很開心的事情,我總是在備課的過程中因為想到好點子而開心,在上課時因為學生的反應而驚奇。儘管我還沒有時間真的準備好一位華語教師應該要有的所有教案,但透過一個月一次的備課,希望能慢慢建立一個自己的教案資料庫。教學其實是一件有趣、也相當有成就感的事情。仔細想想,在公司帶人,某種程度也是一種教學,無論是華語還是帶人,儘管心中對於「教」這件事情都有一樣的掙扎,但我發現自己還蠻喜歡這種整合自己的經驗和知識,再傳遞給別人的過程。

真正開始練習教之後,我漸漸了解到,一位老師不可能什麼都懂,但重要的是,遇到不懂的事情時,你要怎麼反應。我想這就是為什麼,教學之所以是「教」「學」,以及為何我們會說教學相長。每一次的上課,我都能在學生身上學習到一些什麼,也因為準備的過程,而覺得對某些事情了解得更多、更深。嘗試幾次之後,我想我不再那麼害怕「教」了。還是擔心的時候,就用師資班老師告訴我們的這句話壯膽,「不用擔心你教不好,因為無論如何你的中文都比外國人好」(笑)

[觀察] 慢慢喜歡上那個自己討厭的自己,不就好了嗎 (36/365)

社群軟體很發達的情況下,我們很容易在看到別人在做什麼、去哪裡玩、住什麼樣的房子、用什麼品牌的東西,因此很容易產生比較心理。我自己的情況是,比起物質上的比較,我比較常會覺得「誰誰誰好努力喔,我怎麼可以在這邊發懶」「哇,大家都有為新年立下新目標,我到底在幹嘛」之類的。

記得今年初,我的臉書上又是一片去年回顧與新年展望的發文。看著每個人去年有什麼成就、未來有什麼規劃,我跟老王說「大家都好認真的在面對人生,我到底在混什麼」,老王跟我說「因為你的朋友都不是一般人!關掉你的臉書,不要再逼死自己了」。我追問,難道你的朋友們都沒在寫新年願望嗎?他說「沒有」。我後來漸漸發現,不管是跟朋友或是同事聊天,聊到類似的事情,他們都會問我「你周圍到底都是些什麼樣的人啊」。我這才意識到,我的交友圈和同溫層們,真的都太優秀了。今天跟朋友聊天時也談到這點,沒想到,就算是看起來很有目標、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而且一向給人很做自己感覺的她,也跟我有一樣的想法,會忍不住去比較自己和別人的一切,因而感到焦慮。

往好處想,我們因為看到周圍這些厲害的人、覺得嚮往的、值得學習的人們,而獲得某種程度的啟發或是激勵。像這個365天寫作計畫就是,我因為看到A覺得這樣做很不錯,起而效法,而B看到我這樣做覺得很不錯,所以也跟進了。但往壞處想,因為一直看著別人,我們可能都沒有好好看著自己。

最近看的一齣日劇小品《名建築で昼食を》(在名建築裡吃午餐裡),總是覺得自己不如人的女主角,跟建築痴大叔的對話裡也有類似的討論。

ひとと比較する必要はないと思うよ。ひとと比較すると、不幸に感じるだけだよ。いいところしか見えないからね。自分がどう思うかで、ひとは不幸にも、幸せにも、なるんじゃないのかな 
《名建築で昼食を》Ep3
我覺得沒有必要跟別人比較啊,跟別人比較只會覺得自己不幸福而已。我們通常只會看到別人比自己好的那一面,但是最重要的是自己怎麼想,幸福或是不幸福,其實都看自己怎麼想。
みんな、不幸にはアンテナを張るけど、幸せには鈍感になりがち….
これまで自分は、他人と比べて、幸せか、不幸せか、考えてきた気がする。自分は不幸せだと思うことが多かったけど、それって、他人と比べていただけなのかもしれない
《名建築で昼食を》Ep6
人們對於不幸總是比較敏感,而對幸福很遲鈍….
一直以來,我都一直跟別人比較,但比較的結果往往會覺得自己不幸福。但這種不幸福,也許都是因為比較造成的吧。
いいんじゃないのかな、自分が嫌いでも。….自分が嫌いな自分を、時間をかけて好きになればいい
《名建築で昼食を》Ep9
就算討厭自己又什麼關係呢?…..花時間慢慢喜歡上那個自己討厭的自己,不就好了嗎?

我突然想起考績面談時下屬跟我提到,最近有些朋友覺得她變了,變得很積極也願意嘗試新的事情。而她覺得這是因為受到我的影響。進公司一年以來,她因為我的推薦而嘗試去打泰拳;因為知道我在上英文和日文課,所以總算開始已經想了很久的日文作文課;我在聊天的時候提到我在使用子彈筆記並且推薦了《搞定》這本書,沒想到她也去找了這本書來看,並在年度考績回顧的時候告訴我,她覺得這本書真的對她很有幫助。在考績回顧的時候她跟我說「很高興可以認識你」,我聽到的當下有點驚訝,原來我也能對別人造成影響,也像那些我嚮往的人們一樣,能夠成為別人前進的動力。

儘管我可能還是很難不跟別人比較,但這個我不太滿意、不太喜歡的自己,可能還是有別人覺得不錯吧。就算討厭自己又什麼關係呢?…..花時間慢慢喜歡上那個自己討厭的自己,不就好了嗎?

[觀察] 你最喜歡跟什麼樣的人合作,就讓自己成為那樣的人吧 (35/365)

最近在籌備一個活動,每天晚上都跟日本夥伴密集討論。而討論時常常會出現的對話是「如果跟日本人這樣說,他們會有什麼反應」,「如果跟台灣人這樣講,他們會怎麼想」。儘管我已經有許多跟日本人一起工作的經驗,她也有許多與台灣人共事的經驗,很多事情我們還是不敢妄下定論,我藉由她對日本民情文化的理解猜測日本人的反應,她也透我這個臺灣人的想法理解台灣人的作法,這就是所謂的換位思考吧。而我覺得,換位思考其實來自於對他人的體貼。

在遠距合作越來越盛行的現在,「體貼」真的是溝通能否成功,以及事情是否能順利推進的關鍵。我帶新人的時候發現,新人常常會發生「為了自己寫信」的狀態。也就是,明明是你要去尋求他人的協助,但寫出來的信卻完全是依照自己的觀點、自己的方便去寫,完全沒有顧及對方的想法和感受。因此,新人常常會給對方太短的交期、不充足的資訊,或是需要對方緊急協助的時候,用一種理所當然的口氣去要求別人。這種信一旦發出去,對方可能會立刻反彈交期太短,直接拒絕你,導致自己沒有後路可退,也可能因為缺乏充足的資訊,讓後續溝通更加困難。此外,新人往往在信件排版上沒想太多,沒有把資訊組織好,重要的內容被埋沒在密密麻麻的文字裡,收到這樣的信,合作對象可能會覺得要花很多時間處理,而第一時間就決定要延後你的需求,就算讀了你的信,還是可能漏掉重要的事情,導致後來要浪費更多時間。

也許因為過去在新聞系的訓練,在寫信或講話的時候,我都像過去練習寫稿一樣,時時不忘「把讀者放在心上」。因此,要解決這樣的問題,我都會請新人「想像自已是收信的人」。你看到這封信會不會覺得「這個人以為我很閒嗎?」、「誰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很急?」,你收到這封信的同時,能不能一眼看出重點,能不能輕鬆讀出需要協助的事項,有沒有什麼是你會想要問這個寄件者的呢?只要心中有收件者,寫出去的信就會讓對方感覺到你的誠意還有體貼,至少他們會願意讀完信,開始下一步動作或開啟溝通,而不是直接關掉信件或一口回絕你。

此外,無論在公司工作或是籌備活動,80%的合作對象都跟我只有一面之緣、甚至是完全沒有見過面的人。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沒有信任,是不可能完成任何事情的。因此,在體貼之外,「信任」也是相當重要的元素。如果無法信任,將會很難體貼對方,因為你不相信對方會把事情做好、不相信對方會準時、不相信對方像你一樣重視這些事情的話,你可能會覺得對方都在偷懶、只是想要找你麻煩、佔你便宜,帶著這些想法,自然很難體貼對方。

你喜歡收到怎麼樣的訊息、聽到什麼樣的話,就用一樣的方式去傳達給別人。你最喜歡跟什麼樣的人合作,就讓自己成為那樣的人吧。

[觀察] 不要羨慕會吵的人有糖吃,試著為自己開口吧 (34/365)

公司每幾個月會舉辦瑜伽課,這次受到疫情影響,改為線上課程,大家透過視訊看老師示範,在家裡鋪上自己的瑜伽墊練習。因為名額有限,每次課程訊息釋出之後都會很快額滿,然而,昨天下課之後,才知道一些好不容易搶到名額的同事,其實都上到一半就離開,沒有真的完成一個半小時的課。有一位同事跟我說「一個半小時真的太奢侈了」。我聽到這句話其實有點難過,覺得天天加班的她把自己的順位放得好後面。另一位同事則是跟我說,因為練習到一半就不斷看到各種訊息跳出來,最後不得不放棄練習去回覆訊息。我其實覺得這蠻可惜的,畢竟是好幾週前就預約的課程,只要妥善安排(我自己當下是把outlook整個關掉,並在通訊軟體放上自動回覆),暫離位置一個半小時應該不是難事。

因為是外商公司,許多部門的都是跨國組成,老實說國外的老闆和同事,對於個人的需求都較一般公司來得能夠體諒,工作時間上也比較有彈性。雖然如此,我還是看到許多同事天天在加班以及壓縮自已的過程中掙扎。工作表現越好,責任感越強的人,越容易優先工作勝過自己的人生,然而,我卻不覺得他們因此而過得更快樂,工作得更起勁。比起成就感,工作時總覺得他們在服務的是責任感。

跟這些同事聊天的時候,常常會談到類似這樣的話題,例如「印度的某某某,竟然一口氣請了三個月的假!在這麼忙的時候他怎麼好意思」,「歐洲的誰誰誰,不參加會議的理由竟然是晚上要去上小提琴課」,「因為誰誰誰在放假所以不願意做,老闆就要我接下(但是這位同事在自已放假的時候,卻不敢拒絕老闆的需求)」。這些對話的結論往往都是「會吵的人有糖吃啦」,敢開口要的人就是要得到,而我想到的是,那我們為什麼不去「吵」呢?其實也不用到吵,只是試著溝通自己的需求,把自己的順位擺在前面一點點而已。

印度或是歐美人,不管是要補修、要請病假、覺得工作量太重、需要別人支援等等,幾乎都是有話直說,反觀台灣的同事們卻常常在開口前想著「老闆會怎麼想」、「別人會不會覺得我不負責任」、「會不會對別人造成困難」等等。當然,我在聽到海外同事開口提出這類的需求的第一時間,還是會覺得有點扯,但通常過不了多久也是會接受,並且往往在第一時間就開始思考替代方案。畢竟人生不是只有工作,每個人在工作之外都還有自己的家庭、生活要顧。我常常覺得,海外同事開口提出這些要求,也不是那種勢在必行的強勢,他們往往是抱持著,如果可以達到自己想要的目的,那就是賺到,就算不行,那至少是一個交涉的開始,別人在知道你的需求之後,也許能提出替代方案。對了,說實在老闆對於這些員工的評價似乎也沒有因此降低,這可能是因為外商還是結果導向,所以過程中發生的事情,老闆通常不會放在心上。

這也讓我想到經典日劇《派遣女王》和前幾年引起話題的《今天我要準時下班》,我們常常都會覺得這些相當「有原則」的主角們實在太扯了。然而,一面嘟囔著「真實世界不可能這樣啦」的同時,其實我們心裡非常羨慕她們能堅持原則,珍惜自己的時間。有原則的她們,並沒有因此怠惰了該給公司的時間,反而因為有原則,讓大家更清楚怎麼跟她們共事,甚至能帶起周圍的人,用尊重工作時間的方式,去尊重每個人的時間。試想如果公司裡真的有這樣的人,你真的會討厭他們嗎?

我們總是在想要優先自己的時候瞻前顧後,擔心「別人」怎麼想,指責自己怎麼可以優先自己。然而,一個半小時的瑜伽時間到底會延遲多少工作?那些閃爍著的訊息,真的有需要立刻回應嗎?說不定那些我們所在意的「別人」,也沒把這件事看得那麼重。

[觀察] 業務難當,菜雞和老司機有什麼不同? (33/365)

昨天口譯時遇到一個令人冷汗直流的菜雞業務,儘管準備了公司簡介的投影片,但開始簡報之後就是災難的開始。每間公司的簡報不外乎涵蓋公司歷史沿革、服務據點、組織圖、策略、主要服務領域、產品、主要客戶這幾個部分。一般來說,公司在幾年創立,幾年後在哪裡開了新辦公室,甚至公司的每一個部們有多少人之類的情報,只是為了讓對方了解公司大概的樣貌,因此大部分的人都是用投影片把數字和時間軸秀出來,簡單講個一兩句就可以帶過了,畢竟真正重要的在公司的策略以及服務、產品內容。而昨天的菜雞業務,不止投影片塞滿了字,還從頭到尾照著投影片的句子如讀稿機一般從頭讀到尾。我完全不懂為什麼要在簡報的時候,把公司40年來每年發生的大小時逐一細數,甚至把工廠有幾百平平方公尺也念出來。再加上她的日文也不是很流暢,使得整個過程非常地冗長,珍貴的商談時間就這樣浪費了10幾分鐘,更可怕的是,她讀完搞之後,就安靜看著日方代表,愣愣地等對方回應,中間的沈默和尷尬真的令人坐立難安。

擔任商談口譯至今約莫三年多,每一場大約5-10組的媒和,讓我看到許多不同的業務樣貌。商談時每組大概只有短短的30分鐘可以談,因此,老司機業務和菜雞業務往往高下立判。

厲害的業務懂得傾聽,有想像力,這些老司機業務總是能從平凡無奇的資訊裡,連結到未來的商機。就算雙方無法直接做生意,也能從上下游的供應鏈,過去合作過的代理商等,找到一些能夠連結的話題來談,現在做不成生意,也能互相介紹生意,關係先建立起來,也許將來有一天用得到。就我的觀察,這些厲害的老司機業務通長有以下特點:

  • 對產品暸若指掌:熟悉公司的產品,知道怎麼介紹能讓產品最有吸引力。這聽起來很基本,但很多菜雞業務都做不到,客戶一問三不知,導致很多話題被中斷。
  • 懂傾聽切觀察力強:簡潔扼要地介紹完公司之後,有觀察或推敲商談對象最可能有興趣的點,去做進一步延伸。而怎麼能知道客戶對哪個點有興趣呢,這就要靠業務的傾聽和觀察。有意拓展害外市場的公司,可能會在全球據點的頁面多問上幾句,有意找代理商的公司,可能會在主要合作客戶的地方多做著墨,有興趣購入產品的公司,可能會在產品規格的地方問一些細節。業務如果懂得觀察,適時推一把,也許就能促成再次深談的機會,甚至促成一筆生意。
  • 有想像力: 商談會常常會有媒合失靈的情況,雙方聽完各自的簡介後,可能會很明顯地發現兩家企業的業務很難有接點。然而,老蔡機業務通常很有想像力,他們可以從自身產品的上下游去做聯想,看到背後的商機或是合作機會,他們能夠看得更長遠,而且願意去開拓對當下業績可能沒有實際幫助,但長遠來看對雙方公司可能有幫助的機會。
  • 有雜談力:當兩家企業真的八竿子打不著,上述幾點都派不上用場的時候,該怎麼消磨剩下的時間,就要看業務的「雜談力」了。厲害的業務可能會趁機打聽一些該市場領域的現狀,用請教的觀點,聽一聽日本市場的其他消息。不然至少可以問問對方過去來台灣的經驗,談一談旅行、台日文化差異等等,總之,只要能讓氣氛融洽,不要尷尬,當不成夥伴還是可以交交朋友。當然,也會碰到日方因為主題不合所以真的不想多談的情況,這時候老司機業務通常也很懂得見好就收,禮貌地結束對話後,讓對方能稍事休息或處理工作,這樣的處理方式不僅有禮貌,也是一種體貼,就算談不來,也不會給人留下壞印象。

最後,想要談談線上商談和一般商談的差異,不管是老司機還是菜雞,面對新型態的線上商談,多少都有不習慣的地方。有些業務會被過往的經驗束縛,帶著一種「線上商談好難做」的想法來談生意,有些人甚至因為無法面對面,就連名片、公司簡介或產品目錄都沒帶。然而,仔細想想這些其實都有替代方案可行,只要有充足的準備,線上商談還是可以達到跟面對面商談類似的效果。
以下幾點是我覺得線上商談前業務可以做的準備:

  • 做功課:因為缺乏現場的互動,很多事情無法靠嘻嘻哈哈或是閒聊隨意帶過,所以線上商談一定要事先做功課,至少看過洽談對象的網頁或是簡介,提前思考雙方可能的接點。
  • 帶足資料:樣品、書面資料等等都要帶著準備好,比較大的樣品透過鏡頭還是能讓對方看到形狀、大小、比例。公司簡介或產品目錄,有的也能透過鏡頭分享,讓對方看個大概。更好的做法是,準備好所有資料的電子檔,現場可以分享螢幕或直接透過通訊軟體傳給對方,不然每次都說事後再寄email,就又多了一個時間差。
  • 準備線上會議專屬名片:設計一個線上會議專用的名片,可能是你原本名片的放大版,或是寫下清楚資訊,能在鏡頭前清楚呈現的紙。目前在線上會議進行名片交換時,雙方都會把自己小小的名片拿到鏡頭前面,但是實際上要順利對焦真的有點難度,往往在這裡浪費很多時間。如果能準備一張透過鏡頭就能清楚呈現的大名片,那對雙方來說都會方便許多。
  • 適時使用筆談:筆記本跟紙筆真的不能少,線上商談少了比手畫腳,也無法拿實際的樣品給對方把玩,有些事情真的說不清,這時候拿出筆記本直接畫圖溝通產品尺寸,或是透過筆談寫下一些重要資訊,再透過鏡頭跟對方確認,都是能確保雙方資訊一致的作法。

一面思考這些,我一面在想敝公司的業務是否也有這麼認真,跟客戶談生意的時候是不是有好好做功課。在公司與業務交手,常常都會覺得「你們到底在幹嘛」,反倒是透過口譯的工作,在與各家公司的業務們並肩作戰之後,才比較能同理地了解業務工作的難處。不過,業務真的是一個很困難的工作,尤其如果你是一個厲害的業務,在從菜雞變成老司機的過程裡,那勢必是下了很多苦心吧。

[過生活] 用核心運動開啟身體和腦袋 (32/365)

Reference: Wellness To Go by Arisa

這星期想換一個瑜伽頻道試試,剛好讓我找到日本也有人在做30天瑜伽挑戰,雖然她的挑戰已經進行到13天,但我就從這裡開始跟上。早上打開頻道看到今天的主題是「核心訓練」的瞬間,其實很想跳過….但最後終究是戰勝心魔,站上瑜珈墊。

說是核心鍛鍊,但在身體尚未甦醒的早晨,只要用到一點點核心都會覺得強度很高。第一個動作是捲腹,儘管不用完全起身,早上僵硬的身體還是覺得很吃力,搭配呼吸做了10下之後,身體就立刻熱了起來。接著是交互抬腳,先將兩隻腳伸直朝向天空,放下左腳的同時右腳維持伸直,左腳快要點地的時候靠近地面彈跳兩次,完成單邊後再換腳,一樣是搭配呼吸,做完這個動作之後我覺得整個人已經醒一半了。馬上就來到經典的核心訓練「棒式」,正面肘撐10秒後,腳踝轉向左邊、右邊各撐5秒,回到正面後再撐10秒。明明是平常可以輕鬆做到的動作,但早上身體還沒開機,怎麼做都覺得很有感。

好在做完棒式之後,就進入伸展的部分。不過今天的伸展還是結合比較多的身體平衡,例如在高跪姿弓箭步下伸展側腰,雖然有伸展,但雙腳還是要好好發力維持核心穩定,才不會失去平衡而晃動。最後以一組完整的拜日式做結尾,雖然是今天的第一個下犬式,但啟動核心之後雙腳都能伸直了了,核心練習就是這麼奇妙。

原本很擔心早上練核心會不會太激烈,但做完之後微微發汗的感覺實在太舒服了。而且練習核心時需要相當專注於呼吸、以及發力的部位,真的有助於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無論對身體還是對腦袋來說,都是很好的暖身運動。

[過生活] 透過花,從另一個面向認識自己 (31/365)

歷經兩週前在對稱噴泉式法盃大失敗的崩潰,以及隔天在家裡自己重插練習之後,睽違兩週的花藝課,我突然覺得有些什麼不一樣了。

上週四的上課日,我在一天的日程調整中,把自己再擺前面一點點,搭了早一班公車,盡量不壓底線到教室。從容一點點,調整自己在和緩的心跳和相對平靜的心情下開始課程。小小的教室裡依舊塞滿了人,問問題的聲音、聊天的聲音此起彼落,就算偶爾大家可能同時安靜忙著手上的事,還是可以感覺到空間裡不斷發出各種聽得到、聽不到的聲音。此外,還有一個看起來相當資深的大姐,她手腳比較快一點,所以會一直用不耐煩的眼光注視新手多、動作慢的我們。說真的我不太喜歡這樣,如果你很厲害,可以選擇更專注在自己的作品,或是選擇幫助新人不是嗎。我跟大姐剛好坐在對角,只要一抬頭就會對到她的視線,幾次下來都覺得上課不太自在。不過,上週的課堂上,我發現我竟然可以在充滿聲音的教室裡面進入自己的小世界,將周圍的一切瞬間消音,好像當下只有我自己的手上的花。我專注面對手上的花圈,比之前更看得到作品的整體,也比較知道下一個花腳應該下在哪裡了。

下課時,我對自己的作品相當滿意,分享照片後也獲得不少好評,我很吃驚能獲得「有美感」這樣的評價,因為從小到大,我在美術、美感跟創造的部分都沒什麼天份。記得小時候上過水彩畫的課,不僅畫得不怎麼樣,也沒畫出什麼興趣。我不擅長寫實,所以素描的比例總是奇怪,說要自由創作卻又畫不出什麼特殊的東西,畫完之後老師會把表現好的同學的作品拿去展示或參賽,永遠敬陪末座的我,可能因此就對畫畫失去了信心和興趣。但插花課不一樣,許多時候我們會問:「這樣對嗎?」最後,但是最後的答案往往是「好看就好」。

對,在花藝課上很多事情其實就是這麼簡單,儘管老師一個步驟一個步驟教,插花時也有一些基本的原理和流程要顧,但這些都不是一定的,重點是只要結果好看就好。有問題?只要調整一下就好,沒有標準答案所以也不用擔心跟別人不一樣。觀音竹明明應該是花圈的配角,但有同學反其道而行,讓觀音竹成為花圈的主角,創造出另一種氛圍。畫面桌花那堂課,有同學不喜歡春蘭葉規矩地彎折成拱橋狀,選擇讓春蘭葉單邊翹起,意外造成一種動感的視覺效果。比起好或不好,正確不正確,重要的是作者喜不喜歡,完成創作的同時心裡開不開心。

原本想說上一期課試試水溫就好,但現在我開始想要探索更多了。每一堂課,我們都能獲得一些與花花草草相關的小知識,因為多一點認識,能以不同的角度觀察世界。而創作的過程中,多給自己一點察覺,也能透過花從另一個面向認識自己

[過生活] 網球比的不是技巧,是選手的心理素質 (30/365)

過去我從來不看運動賽事的轉播,但大約四年前,有次電視剛好停在溫布頓公開賽,而且正好是費德勒的比賽,我的大學好友是超級費爸迷,一直以來不太懂她為何對網球賽如此癡迷的我,決定停下手上的遙控器一探究竟,殊不知,這一看也就看上癮了。每年的四大公開賽,澳網、美網、法網、溫布頓,就算無法從頭看到尾,我也會盡量從四強賽開始看,更別說是幾位網球巨頭的賽事。

昨晚是法網決賽,由紅土之王Nadal對上世界球王Djokovic,雖然也不是第一次看他們比賽,但這麼精彩的對決怎麼能錯過。兩位選手基本上都已經是傳奇等級的人物,如果要開賭盤根本是五五波,誰都無法預測會發生什麼事情。

一開始Djokovic選擇先發,我還想說這下子他要一路強勢下去了,沒想到他會在第一局就被破發,接著一路兵敗如山倒,竟然以零比六失去第一局。球評不斷說著「如果他可以再篤定一點,在對自己有信心一點,結果可能會不一樣」。畢竟,高手們的球都打在一些很偏的角度,如果沒有堅定的信念,一點點的猶豫可能會讓球就這樣落到線外。

剛開始看網球賽時,不太懂為甚麼要一直強調「破發」或「保發」,看久了之後才漸漸理解,發球的人通常可以掌控該局走勢,尤其男性球員因為發球速度快,所以選好發球的劇本後,大多可以預測對手的反應並順利拿下分數。然而,一旦被破發,也就是明明是發球局但卻被對方贏走,那通常就是心理考驗的開始,失分和得分者很容易瞬間氣勢消長。畢竟,就連觀眾都會覺得「這應該要贏的!」而產生激烈的情緒波動,想必被破發的選手心中的不甘心應該更強烈吧。

跟Djokovic相反,昨天在第一盤就連破三局的Nadal勢如破竹,一路比來無論是眼神或是動作都堅定又專注,在第二盤繼續破發,前兩盤都以未失一局的優勢拿下。最後一局Djokovic一度扭轉情勢,總算破了Nadal一個發球局,但在那之後我總覺得他又有點情緒失控,不斷在失分的時候碎碎念,似乎有點失去專注,最終輸了比賽。不論輸贏,兩位選手的表現都相當精彩,每一拍都重磅打出,球不只快而且角度都很刁鑽,各種小球也都放得很有技巧。不過,三巨頭裡面我還是比較喜歡Federer和Nadal,因為我覺得他們在情緒控管上都比球王好一些。儘管不論是哪一位,都可能在反轉局勢的時候大聲吼叫,也可能在表現不好的時候痛罵自己,但Djokovic實在是太喜歡碎碎念了。

這種頂尖選手在體力和技巧都以修練成精,他們在拼的已經不是球技或體力的輸贏,真的要比的是選手的心裡素質。到底誰能在巨大的壓力下仍然能維持穩定的表現,能在居於上風的時候依舊保持謙遜、戰戰兢兢,能在被破發的時候激勵自己、克服壓力甚至進一步奪得勝利,這都跟選手如何調適心理狀態有關。如果調適得好,輸掉兩盤再倒趕三盤也不是不可能。我記得幾次看到比賽來到最後搶七階段,身為觀眾我都看到不斷尖叫差點心跳停止。

網球令人著迷的就是這種難以預知的、不拼到最後一刻無法得知輸贏的的戲劇張力。畢竟,網球比的不是技巧是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