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生活] 僵硬的時候,把身體交給呼吸和重力就好 (97/365)

12月的生活很忙碌,不是挑戰自己不熟悉的事情,就是可能一大早要進公司,有時候不免壓縮到早晨計畫的時間,還好當初規劃晨間習慣計畫時,有給自己不同情境的版本,給自己一點彈性,才能保持計畫持續進行。

昨天晚上為了準備給團隊的聖誕節影片熬夜,早上起來除了覺得腦子很累之外,也強烈感覺到連續兩天坐著剪片的身體有多僵硬。Youtube彷彿有讀心術一般,推薦了這個瑜伽練習給我。

Yoga with Kassandra

無論是實體還是線上瑜伽課,我覺得老師的指引都相當重要。今天的10分鐘是伸展練習,過程中,老師不斷提醒我們「早上的身體能抵達的位置一定和平常不一樣」、「no intention, let gravity do the works for you」等等,這些引導雖然簡單,但都很有道理,在想法和心理的直念放鬆之後,身體反而能釋放更多空間。

這些引導也適用在生活或是工作的其他面向。當我們狀態不好的時候,試著包容自己,就像你聽到朋友或同事生病的時候,多半能體諒他們動作比較慢,或是會要他們去休息一樣,試著用平時同理別人的心情去同理自己,就算你知道平常自己前彎可以做到100分,但狀態不好的時候,試著告訴自己80分就好了。(我自己真的很需要這種提醒)有時候為了想要達到某一個目的,我們繃得太緊、太用力,卻往往適得其反。這種時候,其實反而要試著抽離一下太緊張急促的一切,靜下來觀察周圍的一切,就像瑜伽練習時透過呼吸和重力慢慢把身體拉開一樣,放下一些執著,反而能讓事情進行得更順利。

除了放鬆之外,因為瑜伽練習往往都有拜日式的關係,即使是一大早也需要挑戰一下高姿平板連接上犬式的動作,儘管次數不多、停留時間也不久,但真的能「boost your energy」,好像自己啟動身體內部的發電機一樣。我想,這不只是因為核心和肌肉都接受到刺激,更重要的是為了要達成這些動作,我們必須要暫時專注在身體的力量控制上。除了讓身體熱起來以外,這種專注、回歸到自己當下的練習,也很有醒腦的作用。

還在Monday blue嗎?推薦今天早上的練習給你,跟著短短的練習「set the tone for the day and boost your energy」吧!

[過生活] 散步,把生活變得很旅行 (96/365)

老王車齡14年的老機車在上星期壞了。以往我們週末出門都靠機車移動,現在暫時沒有車,只能仰賴公車和自己的雙腳。(先解釋一下,我們也很想租用電動機車,但在我家這邊車輛數真的少得可憐,可遇不可求。)

昨天在芝山站附近吃完午餐之後,我跟老王手牽著手從天母SOGO附近一路散步,走到明德站附近的咖啡店。儘管很常去芝山站附近,但步行者的視野和騎車時就是不一樣,我們經過了一家貓咖啡,發現裡面有好多漂亮的長毛貓,我們還路過一間隱密的cafe,順手外帶了幾個麵包。途中還經過幾個小公園,走上橋跨過河流。如果不是用走的,靠在橋邊,就無法發現這條河流從步行者的視野也看過去其實蠻美的。我們走入好多平時騎車不會經過的小巷,觀察別人家院子裡竄出的花花草草。騎車可能只要5分鐘的路程,我們不看手錶慢慢散步好久。

抵達咖啡店後悠閒地待一下午,晚餐時間想吃個火鍋,就從google上找附近的薑母鴨店,吃得飽飽的之後,再從明德站慢慢散步回士林,穿越攤販早已些店的晚上的華榮市場,再到公車站等公車回家。

一面走,我一面想起在國外旅行的感覺。

旅行時,我們通常都靠大眾運輸工具和雙腳移動,有時候並不特別規劃什麼,也沒有什麼目的,只是一邊走著一邊探索不熟悉的城市,看到有趣的巷弄就鑽進去,聞到咖啡香就進去喝一杯咖啡。為了把握任何可以在旅行中探險的時間,我們常在出發前,探訪一大清晨攤商才在陸續開店的早市,或是在晚上逛逛已經休息卻別有一番風味的老商店街。

沒有機車的日子,雖然有點不方便,也被迫要把假日過得很慢。但昨天走著走著,卻覺得有幾分新鮮、幾分浪漫。運用不同的移動方式,可以把生活變得很旅行,把台北走得很異鄉。

[思考] 真正的目標與重要的放棄 (95/365)

前幾天做了一個衝動的決定,我壓在報名截止的最後一天,報名了領隊和導遊的證照考試。為什麼這麼衝動?因為這件事情已經在我的代辦清單上面兩年了,今年初特地把它寫在子彈筆記上,以提醒自己不要錯過報名時間。

考試資訊出來的時候,我曾經撇過一眼,覺得好像也沒多困難就不以為意。沒想到,整個十二月忙到七葷八素,眼看報名截止日期就在眼前,我卻一直沒有時間好好去查查這個考試到底要準備什麼、要花多少時間,以及考完的實用度到底如何…明明這麼早之前就把它放入目標,卻因為沒有積極追蹤或是真的規劃具體行動方案,實在是太不應該了(懺悔)
然而,這考試一年就一次,今年猶豫錯過,就會像前年和去年一樣又要再等一年,那天早上心一橫決定無論如何先報名再說,因為這幾天行程滿檔,好不容易挪了一點時間出來之後,就一口氣去拍大頭照、填好報名表寄出並連繳用一起繳清了。

晚上回家跟老王說我報名了這個考試之後,他回我一個「你有事嗎」的表情。他問我,你考這個證照真的有用嗎?
我當下回答不太出來,我最近太忙太混亂了。我總覺得很多證照都是有空就拿起來備著的東西,就算證照跟能力不見得有直接的相關性,但是很多時候要做一些事情,就是會需要證照(例如找工作需要英日文檢定、教華語需要華語師資認證之類的…)我一直希望未來有機會能帶國外的朋友深度了解台灣,就覺得反正這種證照有備無患。我也擔心如果錯過今年,會不會明年我又想考會更沒時間準備。

我跟老王說,就算沒有要立刻執業,我覺得趁機了解一下一些法規還有複習一下台灣的歷史地理之類的也不錯?反正今年應該也是沒辦法出國,哪裡都不能去的時候,真的很適合上課進修或是準備各種考試。

我們一面討論,一面釐清,如果我真正想做的事情是自己帶小團或是進行深度的城市導覽,在取得證照之外,要獲得實際的能力還有很多其他方式,例如去參加博物館或是美術館的志工培訓,或是一些城市導覽員的培訓之類的。
沒錯,我對這個目標做的功課真的還不夠多,而這也是我一直以來的問題,口筆譯課程和華語師資課程都是,我往往都是因為「現在不去上課以後可能沒有時間」或是「反正現在有空」就去上課看看的心態,去參加課程或是準備證照考試。這種「反正有時間就去做」的想法,看似很積極跟有行動力,但有時候會忘記去思考做這些事情對我未來的長遠目標是否真的有幫助。

在《大腦減壓的子彈記筆記術》這本書裡面,有一個資料夾的分類叫做「重要的放棄」,也就是那些一直不斷被你延後的願望清單,或是那些因為時機未到或是現有資源、時間不夠而無法完成,必須要放棄的事。子彈筆記裡也有提到一個觀念,當某一個任務一直被推遲的時候,我們必須要去思考它不斷被推遲的理由。是因為不再渴望了?不再重要了?還是因為有其他原因。如果真的不需要了的話,應該要能夠狠下心就把這件事情劃掉,然後把時間拿來做其他更重要的事情。

雖然報名費已經繳了,但我想我還是好好思考一下接下來準備考試的時間成本,以及認真盤點明年想做的事情的清單。如果最後發現這件事情應該要畫入「重要的放棄」清單的話,就該果斷放棄才對。就算報名費最後可能被放水流,也當作幫自己上了一課吧。

[學習] 自覺最難教,我們真的知道問題並渴望改變嗎?(94/365)

有很多種理論和模型在說明變革管理(或說行為改變)的步驟,流程大概是,先要知道哪裡需要改變(察覺),然後必須想要改變(渴望),接著在下定決心之後、採取行動、正向強化,再調整之類的。我覺得,最難的是一開始的兩個步驟。因為,開始行動之後的部分,是各種習慣培養的書或是訓練課程,在告訴我們的事情。

change management process

改變的第一個步驟是「喚醒危機意識」,也就是說,你必須要知道需要改變的的什麼事情。這可能要靠外界提醒或是自覺,例如醫生透過健檢報告提醒你需要改變生活習慣(外界),或是自己發現好像很容易習慣性加班(自主發現問題)。很令人難過卻也很理所當然的事情是,在工作以外的場域,我們大多需要透過「自覺」,自己喚醒自己的危機意識,透過學習、自省,主動發現自己需要修正、或是還能做得更好的地方,不然改變永遠不會開始,難怪曾子會說要「吾日三省吾身」。

這種沒有自覺的人在職場上很容易遇到,他們可能覺得自己好棒棒,進而很容易在遇到問題的時候都把原因歸咎到別人身上。最近跟同事討論帶領下屬的問題,常常會嘆氣說「哎~自覺最難教」,因為要喚醒他人的自覺是非常困難的,因為你勢必得要講一些不合對方心意的話,搞不好還可能變成衝突。在上公司內訓課的時候也很常遇到這種人,他們覺得自己是超棒的主管,根本不需要上什麼內訓課,覺得講師給的理論都是紙上談兵,所以不願意隨著課程的過程去思考。我總覺得,正是因為自主性的喚醒自覺很困難,公司才會安排這種課程。如果你把自己封閉起來,不願意試著被喚醒,你可能永遠不會發現問題,也永遠沒有機會改變自己的行為模式。

第二個步驟也很重要,也就是在知道問題之後,你必須要有「渴望改變的心」。知道問題之後為什麼不調整、不改變,原因很簡單,其實就是因為「還不夠想」而已。例如,為什麼這麼多人看了《原子習慣》還是沒辦法改變自己的行爲?其實原因很簡單,可能就是因為還不夠渴望,也因此難以下定決心。

在職場上也很容易遇到這種人,他們會說「我知道我這方面很弱」(句點),意思就是,他沒有想要討論,因為雖然他知道自己不好,但是他不渴望也不覺得有改變的需求。還有另一種人會說「我就是做不好,因為我就是沒那麼聰明」(句點),這種人的意思是,他不相信自己有可以改變的能力,因此直接打消這個念頭。

所以說,學習很重要,而且要抱持著謙虛的態度學習。不管是透過閱讀自學加以自我反思,或是透過上課尋求外界的提醒,學習都有助於我們喚醒危機意識,提升自覺。另外,心態也很重要,如果心態總是負面,不能保持正向思考迎接挑戰(改變的痛苦),那渴望很難被喚起,就根本無法進入之後的行動步驟了。

[分享]過聖誕節能提升人的幸福指數?(93/365)

People who put up Christmas decorations early are happier, according to experts

其實,一直以來我對於過年過節其實都沒有什麼興趣。尤其是那種需要跟家人團聚的日子,我覺得都是痛苦萬分。傳統三節讓我倒胃口之外,久而久之對於主打「相聚慶祝」的生日或是聖誕節也越來越無感。談戀愛時還會在意一下情人節,現在老夫老妻當然也都無所謂了,於是,除了生日給自己放個假之外,逢年過節我都還是過著跟平常一樣的日子。

不用特別過什麼節,只要每一天都好好過就好,我非常相信也在實踐這件事情。然而,最近看到一篇國外報導說,「有準備要過聖誕節的人」幸福指數會比較高,似乎還是有學者研究的(笑)

今年因為花藝課的關係,兩週前就開始做聖誕花圈,上週也做了自己的聖誕樹。掛上花圈擺上聖誕樹之後,家裡莫名變得很有聖誕感。自己舉手要幫團隊的大家準備虛擬聖誕禮物之後,一面覺得影片剪不完,一面必須每天提醒自己下星期就是聖誕節了。歐美第二波疫情爆發後,遠在荷蘭的同學打算發起線上聖誕派對的活動,打算要當天一起玩線上賓果,一起跳線上disco,最後在一起舉杯歡慶。

每天跟大家在通訊軟體上約時間,討論活動怎麼進行等等,讓向來對節日沒興趣的我,覺得好新鮮。雖然要付出一些時間,可能也要稍微把自己推出舒適圈,例如要剪片、要參加派對(就算是虛擬的,對於內向者來說還是有挑戰),但是這些事情真的在生活裡埋下許多樂趣和期待。

儘管我自認為我對於平時生活的滿足感管理做得不錯,但透過這些過節的「儀式」,好像真的讓我的幸福感更上一層樓?我想,讓我興奮又期待的不是「聖誕節」,而是不一樣的居家氛圍,與團隊的新互動,與朋友的遠端相聚。

[閱讀] 用善意的設想,避免自己陷在確認偏誤裡 (92/365)

最近在讀《零偏見決斷法》,這本書講的是人們做決策的程序,以及在決策時會遇到那些問題。在做決策時,人們會搜集資訊,再運用搜集來的資訊進行決策,然而,在這個過程中,人們很容易陷入「確認偏誤」裡面。

我們常常可以在公司或是各種組織裡面看到這種例子,真對某一項企劃,因為高層想做,或是因爲某個人力推,在開會討論的時候,他們就會不斷提出各種「好的資訊」,藉此去說服大家同意。以個人來說,當你因為不滿現況而想要跳槽到下一家公司的時候,你可能會刻意聚焦在新公司好的部分,而忽略或是刻意不去問「是否要加班」之類的問題,或是說服自己「反正到哪裡都是一樣的」。再舉一個生活一點的例子,當我們在看網路上的餐廳評論的時候,如果你就是很想去吃那家餐廳,你是否只會注意那些看起來美味可口的照片,而覺得那些少數的一星評論一定都是奧客留的。

上述都是所謂的「確認偏誤」— 我們會針對自己贊同的事情去找更多事證。這樣的事情嚴重一點就會變成沈沒成本,所以我們會在公司裡面看到一些爛企劃被執行,直到人仰馬翻甚至造成赤字,但卻因為過去的投入或是承諾而無法回天。

要避免確認偏誤,作者提出的解法是「反向思考」。啟動反向思考有很多做法,企業裡可以設立魔鬼代言人的角色,找工作的時候可以試著去問問該公司離職員工的說法。還有一點我覺很實用也很重要的是「善意的設想」。

在跨國企業裡面工作,我和很多合作對象都沒有見過面,不曉得對方的個性就算了,對於對方所處的環境、文化的理解也有限。這種時候,我們容易因為對該國家人民的刻板印象,或是容易因為一兩次不愉快的合作經驗,就不斷聚焦於這些「不全面的資訊」,越是聚焦就越是陷進去,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收到某些人的需求或是看到某些人的來電,就會先像刺蝟一樣,把自己武裝起來。這種時候,善意的設想有助於我們將自己拉出確認偏誤。

「設想他人是惡意的時候,你會生氣。如果拿開憤怒,設想他人是善意的,你會大吃一驚。….或許他們是想跟我說些什麼,可能我還沒聽懂。」

from 《零偏見決斷法》

書裡提到一個例子,一對吵到快離婚的夫妻,往往會不斷挖掘對方的缺點。但這時候,如果雙方能靜下來,反向思考並做出善意假設,好比說寫出10件甚至100件對方的優點,或許就能讓這段婚姻有不同的結果。我認為工作上也是,我們可以善意設想,對方這樣的回應方式,是來自文化差異?日本人就是喜歡鑽牛角尖,所以他們只是希望資料裡能展現更多細節,而不是故意要找我麻煩?印度人提供的回覆品質好像都不是很好,但至少他們回覆的速度都很快?這也許是因為這個印度窗口來說,先動作再來做後續調整,可以減少走冤枉路?我的英國女王老闆就很擅長這種善意的設想,當我們抱怨覺得某些同事表現失常,或是工作品質低落的時候,比起直接下定論覺得這個同事在偷懶,她總是會先問「會不會是他的健康出了問題?會不會是他的家庭出了狀況?」

儘管我知道,這樣的善意假設不見得能夠百分之百扭轉我們對於人事物既成的看法,但是,這至少能提醒我們換個角度思考,開啟同理心,在自己開啟防備機制甚至開始生氣的時候,稍微降低自己的怒氣,能夠更冷靜、理智地回應。

[學習] 有時候只要冷靜陳述事實,就能解決衝突(91/365)

我的老闆是一位英國女士,可能因為英國就自動讓我聯想到女王,所以我覺得她在我心中的形象就有如英國女王一般,沈穩、優雅、有智慧。這些特質在溝通或是面對衝突的時候尤為明顯,溝通的時候,女王不會尖酸刻薄也不會人身攻擊,在面對衝突的時候,女王總是能放下情緒(至少不要表現出來)。儘管有時候面對女王這樣冷靜的回應,會讓我有點被潑冷水的感覺,但是我往往發現,很多時候透過冷靜陳述,真的能放下情緒,也能讓問題自動解決。

最近有一個令我印象深刻的例子。

從今年初開始,我們不再負責某一個BU的工作,為此我們提供該BU員工各種訓練、支援長達半年,幫助他們循序漸進地獲得獨立作業的能力。不過,那個BU總是時不時會有搞不清楚狀況的人,還是把自己的工作丟到我們部門來,或是耍一些手段硬是要把工作塞過來。在工作交接將近一年的現在,面對這種搞不清楚狀況的需求,我們通常會禮貌地寫信回絕。幾個星期前,我就遇到這樣的事情。我除了禮貌回絕之外,還提供給他很多「釣竿」,告訴他如何找資料,可以跟誰聯絡。沒想到對方還不死心,甚至還把事情鬧大,跟上層告狀說我不願意幫忙完成工作。

隔天早上,我收到一封來自對方高層主管的咆哮信,信裡除了質問我為何不協助完成工作之外,還「指導我」應該如何寫email,才能達到有效溝通。這完全踩到我的地雷,搞不清楚狀況的不是我,而且如果對方好好使用我提供的資訊和線人,應該能夠自己完成工作。再者,我對我的文字溝通能力蠻有信心的,在指導我寫信之前,她怎麼沒有先看看那個搞不清楚狀況的傢伙寄來的需求信有多麼漏洞百出?

我當下情緒整個湧上來,覺得自己受到不公平的對待。如果是我的老闆罵我就算了,到底一個外人憑什麼這樣指責我。我知道接下來的發展不可能是由我去回應那封咆哮信,必須是上層對上層的溝通。於是,我寫了一封信給老闆,說明我遇到什麼事情,內容大概就像上面那樣。我請老闆幫我回應那封咆哮信。

情緒高漲的我,原本期待老闆會告訴對方我沒做錯,並要對方在罵別人之前先管管自己的下屬。順便提醒對方,業務已經交接快要一年了,請對方自己搞清楚狀況。然而,女王的回應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女王完全沒有提到「我期待的內容」,她只是平鋪直敘、不帶情緒地「說明」一切。她先告訴對方從今年一月業務交接開始,我們為該部門提供了三個月的訓練,三月到六月還在每個區域都安排一位mentor提供後續協助,從六月開始這個BU基本上已經完全自行處理業務。說明完目前為止的來龍去脈之後,女王跟對方說明我提供給對方的資料有哪些內容,包含對方能自行找到答案的資料庫,以及需要協助時能尋求幫忙的對象的聯絡方式。最後,女王以這句話收尾信件「希望我的說明能夠清楚說明事件的始末,如果你還有任何疑慮的部分,請與我聯絡」。

看完女王的信,我突然有起了同理心「也許對方寫這封咆哮信,只是因為她沒搞清楚事情的原委罷了」,而我面對這個不小心沒搞清楚狀況的人,到底在氣什麼呢?女王不虧是女王,面對情緒高漲的對方高層以及情緒高漲的我,其實最重要的不是去對抗別人,或是跟著我一起罵人,而是透過陳述事實,放下情緒之後再做溝通。

回想過去女王的溝通方式,我發現似乎有很多上述的模式。在我們這些下屬覺得自己被欺負,想要老闆出來捍衛我們,或是希望老闆出來幫我們罵回去、吵回去的時候,女王的第一步往往是「陳述事實」,而不是對我們的情緒做回應。她會先要我們陳述事實,像是寫工作日誌那樣,依照事情發生的時間順序,抽調情緒字眼把事情寫下來,光是做到這個動作,就能大大地削弱情緒的強度。在情緒降下來之後,我會發現很多事情其實沒有這麼嚴重,甚至能夠開始產生同理心,去思考對方這樣做背後的可能因素。回應對方的時候也是如此,不用針鋒相對,有時候光是指出事實,就是強而有力又不失禮貌的回應。

我也知道一起罵人其實很痛快,也能獲得一時的情緒抒發,但有經驗的人都知道,這對於解決問題真的沒有太大的幫助,甚至可能助長對立,因此,儘管這種快速冷卻的作法,可能會讓來求助的下屬覺得被潑冷水,但是,若目標是解決問題,那確實是很有幫助的。

衝突很多時候來自溝通不良,可能是A發出的訊息B沒有正確的理解,或是B擁有的資訊比A少導致理解上的落差。有時候,溝通不良就是如此而已。在探討溝通的方式、管道的等的要素之前,我們最常忘記的是「讓雙方對事實達成共識」,若能拋開情緒做到這件事情的話,很多問題和衝突其實都能迎刃而解。

[學習] Be true, don’t be nice (90/365)

有一位我一直不擅長相處的同事,她不是我的下屬,不過因為身處同一個部門又都是在台北,所以老闆總是要我多多照顧她。她在各方面都不是我的生活圈會出現的人,例如在工作上比起追求專業表現,她更在意人際關係的經營;在大家都傾向正向思考的環境,她卻總是毫不隱瞞地不斷釋放各種負面思想和情緒。過去,我們部門的關係有點疏離,因為在她面前大家就是有點難做自己。我自己當了小主管之後,不希望我的下屬察覺到這件事情,所以在舉辦各種團體活動的時候,都會一視同仁,連她一起邀請。

但這卻對我造成極大的困擾。以聚餐為例,我主要想一起聚聚的對像其實是我的我的下屬,但每次決定時間地點的時候,這位「別人家的孩子」卻總是有最多意見。以內訓課程為例,我想提供訓練的對象當然是我的下屬,我的下屬也都對課程表示興趣,但這位別人家的孩子就是會露出一種興趣缺缺的「喔~我都會了啊」的表情。這種喧賓奪主的情況,讓我越來越不舒服,每次想要做什麼事情之前,都覺得綁手綁腳。不過,因為事情執行的結果往往還不錯,重視人際關係的她,只要能跟大家聚在一起,其實還是都能在最後的合照露出開心的笑容,所以令人困擾的事情就出現了。上星期我詢問老闆下屬們是發需要參加某堂內訓課,老闆跟我確認後,還要我也別忘了找上那位別人家的孩子,我當下覺得老闆是不是誤會了什麼,以為我跟她關係很好?

想來想去,怎麼樣都覺得要我為一個不是我的下屬的人花很多心力,甚至在我自己team的活動上委曲求全真的很莫名其妙。於是,我猶豫著是不是要跟跟老闆談一談,至少讓她知道,我不介意讓她參加我的team的活動,但這不代表我喜歡她,或是我有責任照顧她。不過,我又很擔心遠在他方的老闆根本感覺不到這一切,只會覺得我是一個小鼻子小眼睛的人….

想了幾天,突然想通一件事情,既然她不是我的下屬,我也不用背負她的KPI,老闆也只是要我「順便」照顧她,那我何不想開一點?既然我不能改變這個人,不如改變自己的想法,我要時時提醒自己「不要為了其實跟自己不相關的人,搞得自已不舒服」,我發現讓自己不舒服的原因,是在於自己太想要去改變她,或是太想要去跟老闆抱怨她,但仔細想想,我不可能去改變她,跟老闆抱怨似乎也會變成個人情緒的發洩,反正職權不同,她沒有干擾我上班,也沒有對我的下屬帶來什麼不好的影響的話,就寬鬆一點看待這件事情吧。如果跟下屬聚餐的目的是交流同事情感,那就帶上她吧,如果下屬沒有意見的話,如果幫下屬上課的目的是發展她們的能力,那這位別人家的孩子就算興趣缺缺又與我何關?她就算不想參加,我也不用在意不是嗎?

很多時候,這種不舒服真的是我自己把自己困住了。人不可能討好每個人,尤其當這個人其實不該是由你來討好的時候。昨天聽到一句話「Be true, don’t be nice」,不要當好人,當對自己誠實的人,我可不用尖酸刻薄,但是真的不用對所有人都這麼好,不用對所有人都這麼在意,尤其當這個人其實是別人家的孩子的時候。

[新體驗] 首次挑戰製作影片(89/365)

12月的忙碌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個多月前,我自己舉手說想要進行一個遠距聖誕分享活動,想了很多方式,最後發現,最讓大家能輕鬆愉快參與的方式,就是會帶給我最多挑戰,最累的方式。

我將主題設定為「那些令你快樂的小事」,請大家分享影片或照片給我,最後再由我負責編輯成影片,作為聖誕禮物送給大家。

我發出邀請函後,其實只有兩位同事回應我會參加,這讓我有點擔心會不會最後只能默默fade out這個活動,沒想到,我在活動截止日期那天,收到了好多同事的回應,幾乎2/3的成員都參加了!我一一看著大家傳來的影片和照片,裡面有著大家的家人、大家的生活,有好多我不曾認識的大家。

不過,因為大家的「快樂」內容和格式都不一樣,所以要剪成影片其實並不容易,再加上我過去完全沒有製作影片的經驗,對我來說真的是一個大挑戰。原本想要用imove剪片,跟朋友們求救之後也獲得很多資源,大家紛紛跟我推薦教學影片,以及他們常用的軟體、網站、免費資源等等。

下午我先用imove準備影片架構,將大家提供的素材依照主題分成家人、同事、新嘗試、旅行幾個部分,並加以排序。上完英文課後,老師推薦我Canva這個網站,上面有各種模版,不只有靜態圖片,也包含各種動畫,操作上也相當簡單,於是我就把一切從iMove搬到Canva。

作了一個晚上,遇到問題我就上網找youtube的教學影片,目前採用工具和處理不同素材的方式是:

  • Canva – 套用模板,所有素材都在這裡處理,可以輕鬆擁有漂亮地面板和花俏的動畫
  • Keynote – 製作文字動畫(例如打字機效果)
  • iMove – 必要的影片剪輯(同事給的影片大多是一鏡到底的…大家都不擅長用3C產品的感覺)

老實說,一面製作影片真的時不時會想問自己,到底為什麼要這樣找自己麻煩。但是,卻又在點開大家的影片的時候,一次次被療癒。儘管這個活動最辛苦的會是我,但我想獲得最多的也會是我,因為我除了將習得基本的剪輯影片技巧,也在整個過程中,因此拉近了跟同事們的距離。

[學習] 試著露出一點破綻,讓自己更有人味 (88/365)

獅子座は「立派にならなきゃ」に苦しめられてしまうことがあります。僕は獅子座が責任放棄をしているときの姿が個人的にすごく好きなのです。

「あー、ミスっちゃいましたね。私そこに全然注意していなかったからこうなっちゃいましたね。へへへ」とか。何か、あなたが持っている「くだらなさ」「小心者なところ」「隙があったらサボろうとしているところ」が、みんなすごく大好きだと思います。
獅子座其實一直被「我一定要表現很好」的偶包束縛。但我個人其實蠻喜歡獅子座自我放棄的樣子。

像是「啊 ,不小心弄錯了!我完全沒注意到所以搞砸了啦」之類的,大家應該都蠻喜歡看到你「有點笨的部分」、「膽小的部分」或是「偷懶的部分」。
しいたけ占い https://voguegirl.jp/horoscope/shiitake2021-h1/ 

無論是學生時期一起做報告的同學,或是工作上的同事,只要是在工作的場域裡面,我大多都盡量維持認真、專業的形象。聽起來很正確也很理所當然,畢竟在工作上,大家應該都喜歡和專業的人合作吧。然而,昨天在看菇菇先生占卜的時候,看到上面這段話,覺得有點疑惑、又有好像有點懂,這讓我想到前陣子英文老師也跟我提到「你需要再多點人味」。

不管做什麼事情,我喜歡很認真,但其實這是因為我覺得自己的能力不如別人,所以至少必須要認真,勤能補拙。工作上我追求完美,理由其實是因爲我害怕失敗,更不喜歡被別人抓到把柄來對我指指點點。這一年裡面,我的老闆和同事不知道用「機器人」來形容我幾次,一開始我覺得很有趣,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好。我覺得這就代表一種品質保證,一種不受情緒或其他變數影響,只要下了指令就可以把工作做好的形象。然而,這種太認真、太嚴肅、凡事都要很專業的形象,好像在不知不覺中,讓我跟別人很難拉近距離。

儘管我的老闆人很好,但我心中常常會覺得她就像英國女王一般,神聖優雅、高高在上。跟她相處時,常常覺得中間好像隔著一層紗,我不太敢透露自己的缺點或是煩惱,因為我很怕她會覺得「我不夠好」,也擔心我不該用一些無聊的問題來打擾女王。我突然想到,其他同事和下屬跟我相處時會不會也是一樣的想法?他們會不會也因為擔心我會覺得他們不夠好,而在遇到問題的時候不敢來問我,或是不願意跟我有更深的交流。

我們常常會希望別人對我們敞開心胸,希望下屬有煩惱或問題能來找我們談,但是,在希望別人卸下心防之前,也許我們需要自己先露出一點破綻。適時地示弱,讓別人知道我也不是完人,有時候也需要借助他們的力氣;適時地暴露一些自己笨拙的地方,讓別人知道我也有能包容不完美的心;偷一些無傷大雅的小懶,讓別人知道我也需要休息,也有一些能開玩笑的幽默感。

跟我熟識的朋友應該知道我私底下有很多脫線的地方。仔細想想,好像真的就是要知道我這些弱點的人,才能跟我熟起來,能聊一些生活上的瑣事、內心話,並建立長遠的關係。

透過展現一些不完美,讓自己更有「人味」,而不是一個嚴肅、不帶情感只求專業表現的機器人。除了更容易與人拉近距離之外,也能將自己從時時緊繃的完美主義狀態裡釋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