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藝] 越隨性越困難,專家才能游刃有餘 (156/365)

昨天是花藝課目前為止最困難的一堂,一上課看到造型特殊的花器,蛋形而且還可以吊掛,很開心在腦中想像應該會做出很浪漫的作品,沒想到下課前根本顧不得浪不浪漫,只覺得崩潰又疲憊。

紀錄一下今天覺得困難的幾個點

  1. 只使用三種花材,搶眼的大花還要分主客
    一上課看到只有三種花材有點驚訝,沒想到光是三種花材就令人頭痛。老師說明這三種花有主人和客人之分,客人還有分主要客人和次要客人,概念上,火鶴是主人,所以他最長,客人則是羽毛白太陽,長度會是火鶴的一半,客人裡面還會再分出次要客人,長度又是主要客人的一半。透過這樣的長度區分,就可以避免作品太對稱而顯得不自然。我有一朵羽毛白太陽長度沒拿捏好,搞得有兩個次要客人而且還在同一個區塊,就讓那個畫面變得很擠而且無法挽救。
  2. 花器造型特殊,而且海綿很小塊
    這次的作品使用蛋型且有三個開口的不規則花器,因此在插花的時候比平常還要難下花腳,不像以往想要花呈現45度的畫面就直接斜插就好,必須考慮花材本身的弧度以及海綿的位置來下花。其中羽毛白太陽莖很粗,如果下錯也無法重來,只能設法補救。
  3. 要運用花材彼此勾勒出線條,而且大量使用的翠珠很不受控
    整堂課最挑戰的花材就是翠珠,有著如煙火一般的形狀,顏色浪漫的翠珠,只要離開水,莖就會立刻軟掉,因此下花腳很容易插不進海綿。插進去之後也很難自己站起來,所以需要利用花苞勾著花苞讓他們彼此扶持。我插花的速度太慢,導致所有的翠珠都軟爛到不行,還跟同事笑說「這花根本完全展現收假後上班族的軟爛狀態」

在各種掙扎之後,我有點半放棄地結束作品(嘆氣)不料,提著花搭公車回家後,花兒們已經東倒西歪,只好再跟那些癱軟的翠珠再奮鬥一次。

儘管如此,在這堂課還是獲得一些心靈上的收穫

越隨性越困難,專家才能游刃有餘
上星期才說自己很喜歡做畫面的意境式作品,萬萬沒想到這種要創造「隨性線條」的作品如此困難。其實不管做麼事情都是這樣,越隨性的越困難。以前學街舞也是,看起來越是自然、越是行雲流水的律動,其實都是透過大量的基本功練習才能做到。空中瑜伽也是,看起來游刃有餘不須用力的動作,其實越需要全身肌肉的用力去hold。凡事都是如此,真的練成高手之後,才能跳脫步驟和常規,去找到更多可以發揮的空間。

整體結果不好,就欣賞局部的美吧
好不容易讓花都站起來之後,我拿起手機拍照,試著尋找這個作品的可取之處,發現這個作品告訴我一件事情,就算整體不好看,只看某一個局部還是可以很美。就很像有時候我們覺得事情的結果發展不如預期,但仔細去看其中的某一段,也許是與人的互動,過程中的茅塞頓開,還是能夠找到每一件事情值得稱之為美麗的角度。

花材:
羽毛白太陽
翠珠 (ブルーレースフラワー)
火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