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心得] 別被他人的意見左右,記得你是誰 (192/365) (192/365)

忘了是在那一本書裡面看到這本書的推薦,也許是《記得你是誰》這樣的書名吸引了當下對很多事情迷惘的我,所以立刻去圖書館借來看。書名的副標題是「哈佛的最後一堂課」,原來,哈佛商學院有一個不成文的傳統,就是教授們會在該門課的最後一堂課,給學生講一個故事。這些故事可能和該學科無關,但卻是比什麼都重要的、教授們經年累積的人生智慧。

作者總共整理了15門課的故事,將它們分成四個部分:開拓視野、管理自我、領導他人、建立原則。我覺得這樣的安排十分用心巧妙,因為這些正是管理者、創業家、領導者們會遇到的重要課題。

例如,貝爾教授的〈別參加校友會〉這篇就令人印象深刻。太奇怪了,讀商學院很大的加值作用就是建立人脈,校友會這種活動豈不是維繫同學人脈情感的大好機會,怎麼可以不參加呢?然而,貝爾教授提醒,這種聚會就是逼著你幫自己的短期成就打分數,為了成為「普世價值」的成功人士,你會害怕冒險,會選擇普世價值下安全的路線,讓會讓你的人生發展受限。為了能和同學們平起平坐,你很容易忘記人生長遠的目標和生涯規劃,反而為了在五年一次的校友會裡展現最光鮮亮麗的一面,做出很多錯誤的決策。更糟糕的是,這種場合不是讓你的自信無限膨脹,就是讓你產生巨大的自卑。

貝爾教授提出三個勇於冒險的策略

  • 認真思索自己想從工作之中得到那一類的報酬 – 你要的是高薪、職位,還是生活的彈性、職業帶來的尊敬?
  • 不在乎各種選擇後果 – 把成功的標準訂寬一點,「一般人之所以覺得從事某種職業太過冒險,99%都是因為設定的目標彈性不足」。如果只有射中箭靶中心才是成功,那你是否連拿起弓箭都覺得很困難呢?
  • 準備航向未知海域時,把目標放遠 – 人生很長,,把格局和時間涼尺拉大,五年、十年都不過是人生的一小段而已,執著於短期的結果(例如校友會),將會使人害怕承擔風險,只願走在已知的航道上。

最後,分享這本書最後一章,也就是被用來當作書名的這章〈記得你是誰〉,柯拉克教授將母親對他的叮嚀傳授給學生「你是個領袖,別被其他人的意見左右,跑去做不符合自己個性和正確觀念的事情」。

無論你在哪裡工作、在哪一個職位,這句話都將終身受用。每個人都是自己人生的掌舵者,不要被外界迷惑,忘了自己真正應該守護的、真正想要的價值。

說說這本書

  • 誰適合看?
    所有人都適合看,每一篇故事適合不同人生階段、遇到不同問題的人,任何人看應該都能有所共鳴。
  • 需要分析閱讀嗎?
    不需要,這本書蠻適合當床頭書的,每一篇都是一個十分鐘內就能閱讀完的故事,但又能發人深省。閱讀前看看目錄,每次選擇自己有興趣的章節讀就好。
  • 值得留在書架上嗎?
    一般人的話,去圖書館借來翻一翻就可以了。但我覺得如果你是創業家,想要在組織內部往上爬,或是已經呼風喚雨在當老闆的,那很適合放一本在床頭,時不時翻一翻,提醒自己「記得你是誰」。

[花藝] 文揚玻璃燭台花,少女心難學 (191/365)

上週救國團花藝課的主題是「文揚玻璃燭台花」,我們要使用乾燥花材,製造出一個由下往上的花草曲線,讓花草有如雲霧一般,從燭台的底部往上繚繞。

首先,我們用鐵絲型塑出圍繞著燭台的曲線,決定曲線之後,取下鐵絲,開始在上面綁上小花束。這個花朵曲線將由五個小花束組合而成,越上方的花束用越輕盈,越靠近燭台底部則越有重量。其中,只有由上往下數第一、三、五個花束會使用花的元素。作品的視覺重點會是在燭台的底部和頂端,因此第二、四個花束將以綠色的葉材為主、不使用花材,第三個花束也刻意使用較少量的花材製作。

抓花束的時候,先以珍珠草當基底,製造出大片霧面的效果,再陸續添加上白色的洋甘菊和粉色的加那利。另外,最難的就是鐵絲也要當成花材的一種,一起抓入花束裡。原本就不是很會抓花束的我,碰上一直轉來轉去的鐵絲,真的是抓到快崩潰….每次調整好畫面,捆上花藝交代之後卻又完全變了樣。還因為手勁太大一直把一開始彎成S型的鐵絲拗直,就連捆膠帶的時候,也因為力氣太大不小心中途扯斷膠帶只好一直重來。

下方的花束必須要能遮蓋住上一組花束的花腳,因此,上方的花束花腳盡量大概只留0.5公分的長度,以方便遮蓋。最後一組花束則要以反方向綁上鐵絲,才能製造出花朵向桌面延伸的畫面。你可能會問,第四、第五組之間都是花腳怎麼辦?這裡就靠緞帶纏繞、打成蝴蝶結來收尾了。

完成後將S型的編織花束的中間空洞,由上往下套回燭台,再稍微調整一下形狀即可。我發現….一開始灣好的S型到最後根本都要被我拉成直線了…抓花束的時候手要夠輕柔,但捆綁定型花束的時候膠帶又要纏得夠緊、夠牢固,這樣矛盾的施力方式,真的是太深奧了

最後的成品

乾燥花的作品都很像在做手工藝,要夠有少女心之外,手還要夠巧。我發現這種需要終極浪漫情懷的作品,我都蠻苦手的(攤手)

花材:
洋甘菊
加那利
兔尾草
珍珠草

[回憶] 天母慈雲寺,想念大樹下的仙草冰(190/365)

小時候另一間常去的寺廟是位於天母的慈雲寺。和萬華的法華寺相比,慈雲寺在我的印象中就是一間小寺廟,獨棟的兩層樓建築,蓋在一個偏僻無人煙的地方,我只記得要從士林轉公車才能抵達,但對於寺廟外的景象和前面的道路,卻一點印象也沒有。

就連慈雲寺這個名字,我都憑著薄弱的記憶才慢慢回想起。在google上輸入慈雲寺之後,發現全台各地四處都是慈雲寺….後來加上天母這個關鍵字,才在地圖上看見一個看起來已經被廢棄的建築

實際走訪,已經廢棄的寺院就這樣突兀地存在於天母高級住宅區裡面,旁邊是有名的goodman cafe,對面就是豪宅,要不是特地來找,一定會直接略過這個地方。

隔著低矮的圍牆向內望,雜草叢生的庭院,被圍牆邊高聳的樹木遮住,已經看不太到建築物的全貌。奇妙的是,通往正殿樓梯的那個香爐,好像有人還在保養一樣,依舊金光閃閃。往建築的樓上看去,我想起我過去常常從那個二樓陽台往下看,看大人們在院子裡忙進忙出。

二樓的大廳是誦經的地方,這裏規模不大,佛壇前面擺著幾張凳子,大家就開始誦經,並時不時跪拜。中間幾位誦經者手上拿著引磬,右前方還有一位負責談電子琴和敲鈸的人。這裡不像法華寺那樣嚴肅,大家在誦經的時候,我不用摺元寶蓮花,反而可以在寺院內外走來走去。

回想起來,幼小的我心目中,那裡可能像是桃花源一般,有大院子可以玩耍,有可以乘涼的大樹,最令人期待的,就是每次誦經結束後,樹下用大鋁盆裝著的愛玉、仙草、米苔目,大碗裡面糖水的滋味,到現在回想起來都還是好甜。

在這裡沒有被刻薄對待的印象,沒有惡毒話語的記憶。我只記得被大家稱作「菜姑」的寺院住持很疼我,但至於她怎麼疼我的,其實我也沒印象了。不知怎麼得,許多誦經唸佛的姨嬤們其實嘴巴都惡毒又刻薄。小時候我常常被說醜、被說胖,或是被用不是很友善地眼光上下打量,所以,對幼小的我來說,沒有負向記憶可能就能稱為正向吧。

現在回想起來,面對這些惡意的攻擊,阿嬤始終沒有站出來為我說話。可能她心中也認同那些冷嘲熱諷吧。想到這裡,我突然覺得,如果我後來念小學沒有當班長,念國中沒有考全校第一名,高中沒有考上北一女,我對阿嬤來說會不會什麼都不是呢?記憶裡,在那些惡毒的三姑六婆面前,阿嬤唯有提到我的成績跟成就,才大聲得起來。

最後一次來慈雲寺,應該是小學的時候吧。小時候如果我哭鬧或是久病不好,最後總會被帶來給菜姑收驚,雖然真的蠻不科學的,但據說帶去給菜姑看一看,我真的就會好。小學畢業後,我也就沒有再被收驚過了。好幾年前曾經聽說菜姑過世了,那時候想著那廟不知道怎麼了,沒想到還真的就這樣廢棄了。

好在,我長成了一個能吸收自己情緒的大人,歷經這幾年,現在不用靠收驚,也能慢慢處理這些不安和情緒了。

[回憶] 在廟裡長大的孩子,重返萬華法華寺(189/365)

我幼稚園以前的童年,都是在寺廟裡度過的。跟阿嬤的回憶,大部分也都是在廟裡。

認真想想,我其實沒有特別喜歡去寺廟,但也說不上不喜歡。小孩就是這樣,大人帶你去哪,你就只能去哪。不知道是什麼因緣湊巧,今天剛好就跟朋友約在小時候常去的寺廟附近,所以特地提早出門過來看看,會不會有什麼景物能觸動我,會不會有哪些被我遺忘的記憶能被喚醒呢?

不知道是因為大樓都重建了的關係,還是因為我長大了,以前覺得好大的廟埕,現在連頭都不用轉就能盡收眼底。記得小時候總是抬頭仰望,覺得好像頂到天一般,看不到盡頭的廟口牌樓,原來不過只比一般圍牆高一點而已。

走入廟亭,熟悉的素菜味道撲鼻而來。不曉得這味道的成分是什麼,但是,對我來說,要講廟宇的味道,素菜的味道絕對比線香的味道來得令人印象深刻。奇妙的是,我對於在廟裡吃飯,或是那素菜吃起來的味道卻沒什麼印象,只記得阿嬤和姨嬤們在廚房裡忙進忙出,合力攪拌大鋁盆裡面的米粉或油飯。可能因為大家都是去工作的吧,所以在現場反而不能吃飯,但我們也不會餓著,因為法事結束後,大家總能分到好幾包菜碗回家。

走上短短的階梯,來到正殿,我對佛祖的樣子和正殿的擺設沒什麼印象,但那蓋在經書上金黃刺眼的布,以及布上的蓮花圖樣,我倒是覺得很熟悉。

家裡的佛桌上,阿嬤就是用那樣的布蓋住佛經。佛經上印著小時候的我看不太懂的字,以及阿嬤用鉛筆標注的記號。小時候的我會拿著一顆小木魚在各種場合跟著敲,有時候他們去有喪事的人家誦經或跟著出殯,我也會帶著小木魚,在出殯的車子裡跟著敲。別說不認字,我想我那時候也看不懂什麼記號,但阿嬤說我很有慧根,木魚敲得很準,也許我的節奏感有一部分是在廟裡被練出來的。阿嬤說,要拍子很穩的人才可以站在中間誦經,因為「板要夠穩」,才能讓大家跟。因為大家都唸經敲木魚,我更想學的其實是只有一個人可以敲的鈸,以及只有一個人可以彈的電子琴,不過我終究沒有拿過鈸,也沒彈過電子琴,在小時候的我心中,總覺得那好像是更神聖的工作,所以不是一般人可以做的。

正殿靠著前面走廊有兩個大窗戶,我記得以前靠著窗戶內側有兩張大桌子,我會跟姨嬤們一起在那裡摺永遠折不完的蓮花和元寶。元寶比較簡單,一張紙就可以完成,摺完的元寶會丟到半透明的紅色大塑膠袋裡面,一大袋一大袋裝起來。蓮花就很費工,必須要把紙摺成長長的、很像小船的形狀,搜集好多好多小船集合在一起之後,從中間用繩子綁起來,再展開成為蓮花的底座,這樣的底座往上疊,再一一展開,才會變成一朵完整的大蓮花。我能參與的步驟只有摺小船的部分,這是一個不知道為誰而摺,不知道要摺多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結束的工作。

結束廟裡的工作之後,我們會搭公車回家,公車每次都要等很久,也要搭很久。不曉得為什麼,我有印象的都是炎熱的夏天午後,我們滿身大汗地從公車站走回家,那時候車站附近的柏油路還沒鋪好,總是黃沙滾滾。回到家之後,熱暈的兩個人洗完澡就在鋪著涼蓆的床上睡午覺。這可能不過是下午兩三點的事情,但對我來說,那天已經做了好多好多事。

阿嬤一輩子花了好多時間在念經,她說念經是要「迴向」,但要迴向給誰呢?我想,可能是這輩子過得太苦,希望多念一些經讓自己投胎轉世可以過上好日子吧。你現在無病無痛了,希望你累積的誦經次數已足夠,能讓你唸了大半輩子的佛祖們,把你接到真正的極樂世界。

[分享] 難過的時候,就動手寫吧 (188/365)

昨晚得知許久未見的長輩過世了。雖然打從最後一次見面之後,我就已經在心裡默默告別,對於終將來臨的具體離別早有準備,但實際面對的時候,還是被巨大的不安和恐懼籠罩。偏偏,昨晚因為各種原因,我必須自己一個人面對、自己咀嚼、消化情緒。

看著手機上跳出來的訊息,我沒有先做回應,歷經這些年,我漸漸知道,要回應這類訊息,我需要先把自己調整到比較好的狀態才行。我慢慢把很晚的晚餐吃完,一如往常搭捷運、等公車回家,關掉耳機收起手機,我努力去感覺自己的心跳、呼吸,試著冷靜評估當下的情緒對自己身心造成的影響。

回到家,我依舊按耐住回訊息的衝動,先洗了個澡。畢竟,回覆訊息之後可能要面對一場硬仗,我也可能累到無力梳洗,因此,我決定先把自己準備好。

凌晨過去,我一個人在空蕩蕩的客廳裡,腦中各種腳本不斷上演,但總是演沒幾分鐘就卡住,一個劇本換過一個劇本,我越想越混亂,然後就不自覺開始逃避,漫無目的地滑著網頁。然而,該面對的還是得面對,我打開一個空白檔案,打出回覆訊息的第一句話。「恩。謝謝你通知我。她現在無病無痛了」

打出這第一句話之後,鍵盤上的手就停不下來了,我沒說話,甚至哭不出聲,但螢幕上跳出的字句代替我吶喊、哭吼,眼淚也跟著落了下來。一口氣打了好幾段之後,我清楚看到我的難過來自我事實和他人事實的矛盾;我知道我不是單純逃避,我只是希望不要在最後再創造更多不好的記憶,我甚至後悔幾年前最後一次見到她,因為那次的回憶也令我痛苦。

平靜下來後,我試著用文字去喚醒一些美好的部分,我才發現,原以為應該很美好的,其實好像也不能說是美好,充其量只是「事實」。我能寫出來的,只有那些不知為什麼烙印在腦中的關於小時候的記憶。炎熱的午後,我們躺在房間吹冷氣的畫面,廟庭的大樹下,用大臉盆裝著的仙草冰,寺廟走廊上,我摺著不知道為誰而摺,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摺得完的蓮花。

很累得睡著之後,沒有什麼電視劇上會看到的託夢,我頭痛欲裂卻依舊在一樣的時間起床,一樣地開始瑜伽練習,試著保持一樣的生活規律。但聽到影片裡瑜伽老師說著今天的正念是「I am loved and supported」的時候,我再次濕了眼眶。說也奇怪,昨天早上昨天的正念是「All is well and I am safe」,彷彿預告著什麼一樣。

老實說,這好像是我第一次在瀕臨崩潰的時候書寫,一面寫,我一面意識到我是在自由書寫。幾個月前讀過《自由書寫》這本書,那時候我知道自由書寫有助於釐清問題,我也知道自由書寫常被使用在心理治療的過程裡,但我沒有真的用它來處理過自己心裏以及家庭的問題。自己嘗試過之後,才知道書寫的力量有多強大。

難過的時候,就動手寫吧。

[學習] 別讓猴子跳上你的背 (187/365)

早上聽了這集podcast,才想到過去我也是身上背了很多猴子的人。

所謂的「猴子」,指的是工作、責任、問題,因為人有逃避責任的天性,只要遇到困難或不確定,總是習慣問上位者,這事該如何處理?上位者只要一答題,「責任逆轉」就發生了,原本應該待在員工背上的猴子,立刻跳到主管身上,主管就自動降級成下屬的秘書,下屬不但輕鬆卸下責任,還逆向升級。

(摘自商周-別讓猴子跳上你的背

從去年底開始,我意識到「回答部屬問題」這件事情佔了我相當多的工作時間,工作時總是不停被打斷,搞得我不得不加班才能完成自己的工作,就算不加班,也會覺得心情煩躁。儘管我總是告訴自己這是因為他們信任我,但日子久了,我總覺得這不是一個好的狀態。我開始思考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這樣的狀況,看了一些書和線上課程之後,發現原來我總是不知不覺「太快給部屬答案」了。

自從我認識到這個問題之後,我開始調整與他們的對話方式,盡量在對話的過程中使用開放性問答的作法,試著多一點引導、少一點自己的判斷,訂定可以被問問題的時間,真的在忙的時候就晚一點回覆訊息,這一切的調整似乎在農曆年後產生效果。

一個人想不出來,兩個人討論就好
農曆年後兩週,我發現自己開始可以有一整天安靜工作的時間,雖然高興但也有點不安,詢問之後才知道,原來部署們現在比較會自己討論解決方法。以前,他們喜歡透過詢問、對話的方式梳理自己的想法,現在,不用跟我,他們可以跟彼此對話,然後協助彼此找到答案。就算他們彼此討論可能會花掉很多時間,但至少花的不是你的時間,不是嗎?

心臟放大顆,儘量說「好」
以前,只要部屬提的建議不是100%契合我的想法,我就會出手給建議。但這幾個月,我盡量克制自己不要這麼做,只要他們的建議其實是可行,或是錯了也能補救,我就會說「好,你去試試看」。大部分的情況,我發現事情都會順利完成,部署們也在其中建立自信。有時候,他們來問我的意見,只是想要求一個安心,或是想要有人一起分擔責任,但自己的安心感以及擔當責任的肩膀也是得訓練的。

作法可以參考以下兩篇文章

失敗當作學習,撞牆才知道痛
這幾個月我刻意調整自己「抓大放小」,我告訴部屬我不會再一一細讀我被copy的信件,讓他們自己負責,同時也取得案件完成所有的成就感。就在我放飛到自由自在的時候,最近部屬突然出了一個包,案件有可能開天窗,我感覺得到她的慌亂,但我還是決定要讓他自己面對。我所做的,就是不責罵,我告訴他說「你想想要怎麼辦,要我做什麼直接告訴我」,我讓他當這個危機處理的指揮官,讓他扛著這個責任到最後.事情處理完之後,我發現部屬變得比過去謙虛,做事也變得更謹慎,自己把自己的螺絲鎖得更緊了。因為,有時候就是要自己撞牆了,才會知道痛。

你可能會說,如果照上面這樣做,真的出錯怎麼辦?我覺得,這部分就是對主管的考驗,以下是我覺得自己在過程中面對的三種考驗:

  • 創造一個能夠安心犯錯的環境
    讓他們知道,如果出問題我們還是在這裡,他們不會孤立無援。然而,如果主管(收拾殘局)的能力不夠強,是很難創造這種環境的。因此,在思考你為什麼不敢授權的時候,必須反過來思考,自己是否哪些能力需要補足。
  • 精準判斷情勢的能力
    我們當然也不是所有情況都能讓部屬去做上述的嘗試,能夠判斷情勢,在該放手的時候放手,在該出手的時候出手,也考驗著主管的判斷能力。過與不及,效果都不會好。
  • 學著信任部屬
    對完美主義者的我來說,這並不容易,需要時時提醒自己,儘管是我帶出來的人,但他們還是會有不同的做事方式,只要最後能夠殊途同歸,那中間走了不同的路又何妨?學著信任部屬,也是在信任自己過去的帶人成果。感覺到被信任,人也會會更願意擔負責任。

[學習] 建設性批評,先有良好感覺,才有事情解決 (186/365)

上週參加經理人主辦的帶人的技術-關鍵指導力課程,我想在場很多主管們最想知道的就是如何「指導」或是「批評」員工(笑)然而,講師花了整個早上強調讚美的重要性,下午又花了兩個小時說明如何有效地傾聽,一直到最後,才真的講到該如何指導和批評。

現在回顧上課的內容,才覺得這樣的安排真有道理,畢竟「先有良好感覺,才有事情解決」,很多時候我們直搗蜂窩想要立刻解決問題,卻忽略了如果大家都沒有好的「感覺」,在一個不穩固、不健康的狀態下,是很難產生好的溝通,更別說解決問題了。

陳煥庭老師提出批評三部曲:

  • 退出對話
    如果察覺對方情緒不對,顧左右而言他、抽離或是沈默,不要急著談問題,反而應該先「退出」對話,這裡指的退出是,先談談其他事情,關心對方個人、家庭或是與同事相處的狀況,設法讓對方的「感覺」變好,這樣再去討論真正要解決的問題才有意義。
  • 重建安全
    許多時候,部屬不願表露心中想法、不願意承認錯誤,是因為他們覺得「不安全」。他們可能會覺得「說真話的話,主管不知道會怎麼想?」「承認錯誤的話,是不是會被主管罵一頓」,因此,要讓對話有意義,並能真正進入討論階段,建立對方在談話中的安全感是相當重要的。
  • 進入對話
    開啟批評之後,記得要對事不對人,不要在公開場合批評,並選擇正確的時機。如上所述,時機可以挑選,也可以由自己創造,所謂好的時機,就是對方覺得「安全且愉快」的時候。此外,儘管是要批評,但還是別忘了從稱讚開始,先講出對方二到四個優點,再轉入批評。雖說是批評,但要記得採用「正向說法」,與其說「不要再那麼粗心大意」,不如說「如果你能再更細心一點,一定能讓團隊績效更好」。

以上我想要在重建安全的地方多作著墨,由上述說明看起來,你可能會覺得重建安全就是要讓部屬覺得舒服就好,然而,重建安全其實包含「內在」和「外在」兩個部分。

  • 內在-健康的自我對話
    延續這篇文章[學習] 心想事成,不要輕忽正向語言的力量 裡提到的,在與別人溝通的時候,我們自己心中必須先有正向的對話。想想看,如果你在跟部屬說話的時候,心裡一直OS想著「到底為什麼這麼簡單的事情也會做錯」「到底為什麼講不聽」「到底為什麼…..」,這些為什麼只會讓自己更生氣。就算無法扭轉成完全正面的語言,我們也該提醒自己,這時候真正應該在意的是「我真正想達到的目的是什麼?」「對方真的想要的是什麼?」放掉自己是「老闆」的架子,把自己想成是「教練」,我們是來指導、幫助部屬的。
  • 外在- 語言表達技巧
    運用幽默來化解尷尬,適時地道歉、以退為進,認真傾聽並發揮同理心,在傾聽的時候記住先「不分析、不批評、不建議」,給予建議的時候「少用反駁詞,多用轉折詞」。這部分在上一堂課講師做了許多著墨,可以參考[學習] 帶人的技術 – 引導為先,教導為後 這篇文章。

有些人看到這裡可能會覺得「我都懂」,但實際上是否能執行又是另一回事。我一面上課一面檢討自己平時跟部屬的互動,看看自己做到了哪些,又有那些部分做得不夠。有些人可能會覺得,這些內容好像沒什麼了不起,但我覺得工作後再上課的目的,不完全是學習更多技巧或新知,更重要的是「提醒」自己那些理所當然卻容易忘記的事。

[學習] 只說good job不夠?如何給予有效的讚美?(185/365)

上星期的經理人帶人的技術-關鍵指導力課程,以及前陣子公司的內訓課程裡,都不約而同提到給予員工「讚美和感謝」的重要性。我很幸運,目前為止遇到的老闆都很不吝於說謝謝,因此,我自己成為小主管之後,也提醒自己要記得常常把謝謝掛在嘴邊,無論是我直接指派工作給他們,或是他們自己主動接下的工作,完成後,我一定會謝謝他們。

然而,最近我發現,老闆的謝謝帶給我的滿足感似乎不如從前,這是為什麼呢?上完這兩堂課之後,我好像找到答案,也提醒自己應該改進給予讚美的方式。

公司內訓課的講師提到,讚美(reward)的三要素是Sincere, Specific, Impact,也就是要夠真誠、夠具體、明確指出對方行為對組織或團隊造成的正面影響。

帶人的技術-關鍵指導力課程裡則列出讚美的六個重點:

  • 找出值得讚美的事情
  • 講究語言表達技巧
  • 態度要真誠
  • 要及時
  • 要說出口
  • 要配合聲音語調和肢體動作

歸納上述重點,我覺得最困難,目前自己做得還不夠好的部分,是「具體、明確地用語言表達感謝」。我也意識到,這就是為什麼老闆對我的稱讚帶來的滿意度越來越低的原因

如果感謝的時候聽到的永遠是「你做得很好」、「謝謝謝你的努力」、「good job」、「Nice work」,聽久了會覺得這就是一個形式、很像罐頭音效。到底哪裡做得好?到底是怎麼努力、怎麼樣的努力?這個good job到底對組織和團隊來說有什麼意義?這些部分必須明確地被說出來,員工才知道他們真的有「被看到」,才知道自己真的「有影響力」,能確確實實感覺到自己被尊重,並感受到工作的成就感。

有效的稱讚和感謝,必須要以「過程」為主,「結果」為輔,所以重點是要讚美對方「做了什麼」,最終結果反而是其次。不然如果對方最後是失敗、或是結果不好,豈不就不能讚美了嗎?

我自己檢討了一下平時給員工的稱讚,覺得下次應該可以試著這樣說說看:

「這陣子真的辛苦你了!你真的做得很好。謝謝你主動協助這個案子,在團隊大家都分身乏術的時候,儘管你自己工作量也很緊繃,還是願意自動站出來接受挑戰,你不僅清楚地與各單位進行溝通,在時間進度的掌控上也很精準,還好有你的加入,案子才能順利完成。因為你總是這樣積極認真,充分展現團隊合作的精神,難怪大家都很喜歡跟你合作。」

實際寫一寫,才發現要做到具體又說到人家心坎裡的讚美其實不容易,平時必須要對部屬的行為有足夠的觀察,並在看到優點的時候記得馬上記錄下來,而且還要有足夠的詞彙才能精準表達。

套一句在經理人課程裡陳煥庭老師不斷提醒大家的話,「練習的次數,決定熟練的程度」,希望透過紀錄、練習,讓自己成為一個真的會稱讚人的人。

[學習] 心想事成,不要輕忽正向語言的力量 (184/365)

上週去參加了經理人第二場的「帶人的技術」課程—關鍵指導力。原本以為會學到很多「如何給部屬下指導棋」的技巧,沒想到,整個上午,老師花了很大的篇幅在講「正向語言的力量」。指導其實就是透過言語或是行為影響他人,因此要能做到好的指導,必須要從我們自身做起,而其中很重要的一環就是「正向思考/言語」。

上課時老師請我們思考兩個問題:

  • 你習慣或經常對自己說的正向的話是?負面的話是
  • 你習慣或經常對別人說的正向的話是?負面的話是

我的答案是

  • 常對自己說的正向的話:做到80分就可以了,我已經夠好了
  • 常對自已說的負面的話:你就是不夠努力
  • 常對別人說的正面的話:沒關係,把失敗當成一種經驗就好
  • 常對別人說的負面的話:好難喔,我們又不在那個位置,怎麼做得了這種事

接著,思考一下我們對自己或別人說出這些話之後,會產生什麼樣的效果。

當我對自己說「做到80分就可以了,我已經夠好了」,我能以包容的心態面對自己,獲得的是鼓勵,能將自己從不太滿意的狀態裡面帶出來,當我對自己說「你就是不夠努力」的時候,後面想到的都是如何責怪自己,心情當然好不起來。

當我對別人說「沒關係,把失敗當成一種經驗就好」的時候,能讓部署知道他有安全犯錯的環境,我和團隊都會是他的靠山,能激勵他們繼續做不同的嘗試,培養信心建立自信。當我跟同為小主管的同事彼此抱怨「好難喔,我們又不在那個位置,怎麼做得了這種事」的時候,我們往往花了太多時間抱怨,而不是思考解決問題的方式。(常常在抱怨過後,我們會換個角度一起思考,在這個位置我們能做什麼,這才是真的有建設性的方向)

上課時,老師強調「對自己說不該說的話,會影響自己的心情」,就是這個道理。我們對內的自我溝通,會影響我們的心情。我們對別人說話的方式,會影響別人的心情,也會影響我們的人際關係。

當然不是說我們不能抱怨,但如果面對任何事情,第一反應都是用負面想法去應對,那只會把自己和別人一起拉入向下的螺旋(downward spiral),讓事情朝著不好的方向發展下去。之前分享過的這支影片裡面(7’30″),就有講到downward spiral帶來的負面效果。

如果你一直對自己說「不要緊張不要緊張」,因為緊張是個負面的詞,其實你反而會一直記得「緊張」,而更緊張。如果你對一個人說「不要做錯不要做錯」,他就會一直想著「做錯」而很「做對」。因此,我在進行重要簡報之前,會告訴自己「你做得到」,在執行任務前會告訴自己「一定沒問題」。

課程裡,老師也分享了一段影片,IKEA在某所學校裡做了一個實驗,要像孩子們說明正向語言和負向語言的影響力。他們在學校裡面擺了兩株植物,請學生們對其中一株說讚美的話,另一株說各種負向霸凌的言語,一個月後,看看植物會有什麼變化?

雖然這段影片有許多爭議,許多人說它反科學,但回想自己的親身經歷好像真是如此?

不要輕忽語言的力量,相信大家多少聽過《牧羊少年奇幻之旅》這本書裡的這句話:「只要你真心想做一件事,全宇宙都會來幫你」,這種心想事成的概念聽起來好像很玄,但事實上,心裡的想法就是會這麼奇妙地影響你的人生走向。

下課後,老師請我們每個人去抽一張小卡,這些小卡上也許寫著祝福、感恩、激勵的話,據說抽出來的話都會莫名契合當下心裡的想法,能夠帶來正向效果。以下是我抽到的小卡,對最近正在進行一些新嘗試的我來說,看到這句話真的會莫名微笑,並覺得獲得勇氣呢。

[花藝] 自由投入花,適合初學者不斷練習的作品 (183/365)

其實這星期連續兩天上了兩堂花藝課,週四晚上的救國團花藝課作品是大型的自由投入花。

投入花是最適合新手練習的作品,也是一般人想要在插花的話最簡單的作法,因為只要有容器還有花材就可以開始插花。花材也不用準備太多,兩三種就可以組合成一個作品,像這次的作品就只有使用麒麟草、文心蘭和小太陽三種花材而已。如果是較小型的作品,也可以運用花材本身的葉子作為綠色元素,甚至只要兩種花材就可以完成。

每週練習剩下的花材,我也都會用投入的方式,做成小花瓶放在家裡。我特別喜歡迷你果醬罐這種小小的作品,少少的花材也能複習投入、延伸的概念,學著抓長度等等。

今天使用的是大型的玻璃冷水壺,這種只有在日劇有錢人家裡面、或是餐廳裡面才會看到的器皿,過去就算嚮往,也因為實用價值不高而不會特地去買來用,沒想到能在花藝課裡面把它帶回家。有點開心以後就有漂亮的冷水壺,可以在餐桌上製造高級的氛圍了(笑)

投入式作品我們希望創造出飽滿的視覺效果,所以一開始量測花材的高度很重要,今天的素材要剪成約花器的兩倍高。我發現跟剛開始上課的時候相比,我現在比較會判斷高度了。過去容易狠不下心把花簡短,所以造成花材看起來很散,畫面集中不起來,現在插下去之後覺得很空,就知道要拿起來再狠心剪短一點了。這也是投入花的好處,可以不斷拿起來花來重插,如果是海綿的話,因為每一個洞不能重複使用,插了太多洞也會影響海綿的吸水性,所以下手失敗就比較難挽回…

整理完花材並修剪成適當長度之後,先投入麒麟草,一左一右依序投入之後,就會慢慢形成螺旋狀的花腳。全部投入之後,應該可以看出整個作品的基本形狀,綠色會鋪滿整個面。接著,在花器的四個方向以及中間各插上一隻小太陽,然後在兩隻小太陽的中間,各插入一支文心蘭,一面調整高度,一面用手去撥開文心蘭,讓黃色的花瓣能夠融入在麒麟草之間。光是做到這裡,我就已經好喜歡這種溫暖的色調。

最後,將用另外五支小太陽為作品創造動態感。這是我第一次運用小太陽上面的鐵絲去為花莖塑型,原來要逆著花向去凹折,才能製造S型的效果。(粗手粗腳的我還是不小心扭斷了一支可憐的花…)最後,將這些小太陽剪成不同的高度,並以不同的面向插入,讓他們像是從花叢裡探出頭一樣。

最後的成品就像這樣。

自己覺得沒有很滿意最後跳躍出來的小太陽的位置,但卻怎麼樣都調不到一個好角度。

回家之後再度調整一下,長這樣。這類需要動感和創意的作品,我目前為止都掌握得不太好(嘆)

不過,投入花的好處就是可以不斷重複練習,我想我這星期應該可以天天練習插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