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 在廟裡長大的孩子,重返萬華法華寺(189/365)

我幼稚園以前的童年,都是在寺廟裡度過的。跟阿嬤的回憶,大部分也都是在廟裡。

認真想想,我其實沒有特別喜歡去寺廟,但也說不上不喜歡。小孩就是這樣,大人帶你去哪,你就只能去哪。不知道是什麼因緣湊巧,今天剛好就跟朋友約在小時候常去的寺廟附近,所以特地提早出門過來看看,會不會有什麼景物能觸動我,會不會有哪些被我遺忘的記憶能被喚醒呢?

不知道是因為大樓都重建了的關係,還是因為我長大了,以前覺得好大的廟埕,現在連頭都不用轉就能盡收眼底。記得小時候總是抬頭仰望,覺得好像頂到天一般,看不到盡頭的廟口牌樓,原來不過只比一般圍牆高一點而已。

走入廟亭,熟悉的素菜味道撲鼻而來。不曉得這味道的成分是什麼,但是,對我來說,要講廟宇的味道,素菜的味道絕對比線香的味道來得令人印象深刻。奇妙的是,我對於在廟裡吃飯,或是那素菜吃起來的味道卻沒什麼印象,只記得阿嬤和姨嬤們在廚房裡忙進忙出,合力攪拌大鋁盆裡面的米粉或油飯。可能因為大家都是去工作的吧,所以在現場反而不能吃飯,但我們也不會餓著,因為法事結束後,大家總能分到好幾包菜碗回家。

走上短短的階梯,來到正殿,我對佛祖的樣子和正殿的擺設沒什麼印象,但那蓋在經書上金黃刺眼的布,以及布上的蓮花圖樣,我倒是覺得很熟悉。

家裡的佛桌上,阿嬤就是用那樣的布蓋住佛經。佛經上印著小時候的我看不太懂的字,以及阿嬤用鉛筆標注的記號。小時候的我會拿著一顆小木魚在各種場合跟著敲,有時候他們去有喪事的人家誦經或跟著出殯,我也會帶著小木魚,在出殯的車子裡跟著敲。別說不認字,我想我那時候也看不懂什麼記號,但阿嬤說我很有慧根,木魚敲得很準,也許我的節奏感有一部分是在廟裡被練出來的。阿嬤說,要拍子很穩的人才可以站在中間誦經,因為「板要夠穩」,才能讓大家跟。因為大家都唸經敲木魚,我更想學的其實是只有一個人可以敲的鈸,以及只有一個人可以彈的電子琴,不過我終究沒有拿過鈸,也沒彈過電子琴,在小時候的我心中,總覺得那好像是更神聖的工作,所以不是一般人可以做的。

正殿靠著前面走廊有兩個大窗戶,我記得以前靠著窗戶內側有兩張大桌子,我會跟姨嬤們一起在那裡摺永遠折不完的蓮花和元寶。元寶比較簡單,一張紙就可以完成,摺完的元寶會丟到半透明的紅色大塑膠袋裡面,一大袋一大袋裝起來。蓮花就很費工,必須要把紙摺成長長的、很像小船的形狀,搜集好多好多小船集合在一起之後,從中間用繩子綁起來,再展開成為蓮花的底座,這樣的底座往上疊,再一一展開,才會變成一朵完整的大蓮花。我能參與的步驟只有摺小船的部分,這是一個不知道為誰而摺,不知道要摺多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結束的工作。

結束廟裡的工作之後,我們會搭公車回家,公車每次都要等很久,也要搭很久。不曉得為什麼,我有印象的都是炎熱的夏天午後,我們滿身大汗地從公車站走回家,那時候車站附近的柏油路還沒鋪好,總是黃沙滾滾。回到家之後,熱暈的兩個人洗完澡就在鋪著涼蓆的床上睡午覺。這可能不過是下午兩三點的事情,但對我來說,那天已經做了好多好多事。

阿嬤一輩子花了好多時間在念經,她說念經是要「迴向」,但要迴向給誰呢?我想,可能是這輩子過得太苦,希望多念一些經讓自己投胎轉世可以過上好日子吧。你現在無病無痛了,希望你累積的誦經次數已足夠,能讓你唸了大半輩子的佛祖們,把你接到真正的極樂世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