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 與其一味追求公平,不如當一個善良的傻子 (326/365)

過去在管理學學過公平理論,員工會比較自己的付出和獲得的比值,和他人相比是多還是少。如果與他人相比獲得的程度相同,但自己付出的卻比較多,那員工就會減少付出以獲得公平。如果與他人相付出的程度相同,但獲得的程度卻較低,那員工可能會透過減少付出,或是要求更多獲得,以達到公平狀態。

過去,我不太去想公不公平,因為我覺得職場或人生,基本上很難有所謂完全的公平。不過,去年職場上發生一些事情,讓我開始觀察自己與別人的付出與獲得的狀況,當我知道自己付出過多之後,(實際上我只要付70%的努力,對別人來說就已經有100%了),我開始提醒自己,付出得差不多就好,因為人生還有很多事情值得投入精力,不值得全部都放在工作上。

不想則以,一想就停不下來。我意識到當我開始在意公不公平這件事情之後,我很容易把所有事情都放上天秤的兩端去比較。儘管我儘量朝向「自己為自己增添報酬」的方向去取得公平,但不得不說,比較有時候容易變成計較,不管是比較還是計較,久了都令人疲累。

[思考] 覺得不公平?除了減少投入外,想想非實質結果吧

最近工作非常忙,我發現這種不斷比較並追求公平的心態,容易讓自己變得不快樂。自己在判斷是否公平時,其實是有盲點的,人很容易會覺得自己付出得比別人多,卻忘記因為能力的不同,每個人付出的百分之一百的努力,達到的效果或產出可能就是不一樣。

只看結果的比較,容易讓自己低估了他人的努力。一直在心裡問「為什麼別人不多做一點」,無助於自己的內心達到公平。尤其在我們需要尋求他人幫助的時候,這種想法會反過來咬我們自己一口,覺得自己不應該這樣小氣,因為公平而對自己和對別人斤斤計較。

此外,在忙碌的時候,實在不值得再花時間和心力去計較,畢竟這些計算和比較,其實也都需要心力去執行。平時就算了,忙碌的時候還是把精力投入在自己可以掌控的工作上比較值得。比起一直去去看別人做了什麼,專注在自己可以跟想要做的事情上,心情反而會比較好。

與其一味追求公平,不如當一個善良的傻子,儘量去感謝別人的付出就好,吃點虧也沒關係。對我來說,投入工作帶來的成就感,以及感謝別人帶來的愉悅感受,比公平更容易提升自己對工作的滿意程度。

[思考] 體育課到底帶給我什麼? (295/365)

最近瘋傳的這篇在談論體育課的本質的文章讓我很有感觸。從小到大,體育課到底帶給我們什麼?

在學校學科裡面,體育向來都不是我的強項,我又矮又胖,跑得沒別人快,也跳不高,球類運動也只是普普通通而已。小學的時候不太喜歡體育課,除了討厭的躲避球和跳繩之外,對小學體育課的記憶幾乎是零。國中因為有班際排球賽的關係,放學後或甚至是假日也會跟同學到學校練習,因此其說對運動本身有記憶,不如說那是跟同學相處的回憶。

高中的體育課就真的畢生難忘了,北一女的體育課是出名的「多元」,籃球、排球、網球、游泳、跑步,各式體能訓練,甚至是跳舞或扯鈴,許多我自己根本不會想要去嘗試,或是打從心底排斥的運動,不管喜不喜歡、會不會、都得要去面對。每一項考試幾乎都得要苦練才能過關,就算可能覺得「我天生就是跑不快」,或是「我游泳就是不會換氣」之類的感覺根本不可逆的挑戰,老師都不給你逃避的藉口。(我還記得很多同學在考50公尺的游泳考試,都是一口氣憋完兩趟25公尺)

北一女的體育課讓我知道,只要願意練習,沒有學不會的事情,我這裡指的學會並不是成為高手,而是至少能來到入門程度,擁有基本的能力。很多事情都是這樣,重點不在成為專家,其實只要會一點點,就能為人生多拓展一點可能性,或是多一點有趣的面向。

在練習過程中,我也發現,很多原本討厭的事情,就算每天練習的時候還是會覺得討厭,但漸漸地那種心態會變成一種「今天也要來挑戰看看」的感覺,或是「我就不信我今天還是贏不過你」的感覺,逐漸由討厭轉化成挑戰,甚至最後能感受到有趣或是成就感。我也發現,原來很多時候辦不到的不自己的體能,而是你願不願意相信自己做得到,像畢業前要跑的那個三二一一跑步考試就是,跑到後來我覺得根本是意志力帶我跑完全程。

就算你終究還是覺得只有入門程度很遜,還是覺得自己稱不上「會」,那也沒關係。至少你被逼著去面對那些挫折,體會過一次那種力不從心、身不由己的感覺。考試讀書遇到不擅長的科目,多讀幾遍或是死記硬背,多半能有不錯的結果,然而,體育科目就不是這樣,有時候你盡力去做了,也不會盡如人意,你花了大把的時間練習,也不見得能拿到比較好的成績。在北一女的體育課,我在各種力不從心的過程中,漸漸習慣了也學會了與這樣的感覺為伍,並學著接受這樣的自己,學會盡力了就放過自己,並要提起精神面對下一個挑戰。

感謝所有認真的體育老師們,也感謝認真面對體育課的自己。

[思考] 工作不一定要是熱情所在 (291/365)

上星期收到一封信件,邀請大家去恭賀美國同事即將在公司服務屆滿25年。25年是一個多麽驚人的數字,都可以把一個孩子扶養成人出社會了。不要說我在這裏工作快六年,下屬近來將近兩年都時不時會有點工作倦怠,我們真的很好奇她為什麼有辦法在同一間公司待那麼久,而且其中還有15年都是在我們部門,到底是怎麼樣的熱情、使命、或是動力驅使她能這樣持續下去?

在我決定去跟美國同事聊聊之前,今天早上聽到一集podcast,覺得也許其中有些答案

工作不一定要是熱情所在。當然,如果可以把熱情和工作結合,那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但世界上有很多人的熱情是放在家庭、生活、或是自己的身上。

這集Podcast裡面有幾個論點我蠻喜歡的,Bryan說到,如果工作不是你的熱情所在,你可以:

  1. 好好利用它
    既然知道不喜歡,也不想要做一輩子,那也就沒什麼好失去了不是嗎?想嘗試什麼就去嘗試,也不用怕犯錯,能爭取各種機會、升遷、加薪就盡量爭取。把工作能帶給你的價值運用到極大化,說不定那將成為帶你轉往夢想職場的入場卷。
  2. 跟喜歡的人一起工作
    不同的工作性質,會吸引不同性格的人,組成不同氛圍的團隊。無論工作內容如何,跟自己比較合、比較相處得來的人一起工作,就算工作本身不討喜,事情可能也會變得比較愉悅一點。因此,如果跟你比較喜歡,或是跟你比較合拍的人,是活潑、外向、比較業務性格的人居多,那也許你能嘗試去做做看業務的工作,相反地,如果你是內向、害羞、喜歡穩定的人,那也許你可以試著去坐坐看內勤的工作。
  3. 為人奉獻
    能夠為誰付出,成為誰的助力,其實能為我們自己帶來成就感,也能肯定我們存在的意義和價值。所以就算對工作沒熱情,也許還是能幫助別人、為別人奉獻的過程中獲得快樂。

昨天在跟下屬聊天的時候,很驚訝地聽到她說,她覺得我的熱情都投注在工作上。天啊,這是一個多大的誤會,如果硬要說熱情,我自覺我是把熱情投注在生活層面或是個人學習上吧!我問她怎麼會這樣覺得,她說「你投入很多啊,甚至為了工作自學VBA,或是自修其他技能」。我一聽在心中笑成一團,畢竟,我自學VBA只是想要把最討厭的工作外包給電腦,自修其他技能或是閱讀學習,其實都是因為想要讓惱人的工作變得更輕鬆容易而已,一切都出發點都是「討厭工作的某些現狀」罷了。

呼應今天聽到的podcast,我覺得目前的工作其實真的符合上述三點。我好好地「利用」了這份工作討厭的地方,轉化成學習的機會;我的工作其實就是在「協助」公司內部的各單位,幫助別人確實讓我覺得被需要而且能有成就感,再更宏觀地看,我所處的產業是在協助提升人類的健康福祉,現在覺得無聊的工作,可能在十幾年後幫助了某一個患者,想到這樣,就好像可以多忍耐一點;還有一點也很重要的是,我有很好的老闆和同事,所以大部分情況都能保持心情愉悅。

[思考] 提升職場能見度,別當工作機器人(272/365)

在職場的前幾年,我不會主動去表現自己,也不會很積極想要讓老闆或是其他團隊成員看見我,雖然同事們可能會覺得「沒有啊,你能見度蠻高的」,但其實這些都是我天生工作狂的性格,以及超高的工作效率帶來的,到去初年為止,我在老闆和團隊成員的心中,我就是超有效率的工作機器人,但我去年意識到,這和所謂的「職場上能見度高」好像並非同一件事情。

提升職場能見度有很多種方式,成為效率工作機器人是一個途徑,不過用這種方式提高能見度,需要的時間相對久,而且也還是有些風險。此外為在外商的跨國工作環境,老闆跟你不在同一個辦公室,所以你當機器人當得有多辛苦,老闆都看不到。不只如此,甚至可能因為你工作做得很好,效率高也不會出錯,老闆不太需要管你的同時,卻也容易因此失掉對你的關注,甚至不容易注意到你的付出。

身為一個內向者,我原本認為當個工作機器人很好,反正對得起自己就好,然而,在組織裡面久了,漸漸會看到那些明明工作做得不怎麼樣,卻總是有一堆意見要發表,就算那些意見都不能實現,但還是因此獲得老闆很多信任和關注的人。久而久之,我開始覺得有點不平衡,明明實際上有貢獻的是我,但我獲得的關注、評價、升遷等等,卻與我的付出越來越不成正比。

也不是想要去跟別人爭什麼,但是認真工作就會想要獲得加薪或是應有的升遷,這是人之常情。在我們工作的情況,要升遷,只有認真工作是不夠的,你往往得要有一些其他貢獻,或是一些無法取代的功能或價值。因此,我從去年開始對自己的工作狀況進行一些調整,當然我還是認真工作,但是我設法提升自己在老闆和團隊裡的能見度,作法有:

  • 上英文課,提升自己的英語口說流暢度。在看不到臉的情況下,一個人說話的方式、聲音、語調建立了別人對你的第一印象。我希望自己在講英文的時候,也能像講中文一樣更能控制聲音的表情。這件事情不用太久,連續幾個月每週上一堂一對一的英文會話課,就讓我有很顯著的進步了,也讓我在執行下列幾件事情的時候,更加順利。 關於聲音表情,請參考[工作術] 控制你的聲音,電話會議裡的表情管理
  • 主動與老闆報告工作內容,辛苦就要說很辛苦,花很多時間就要說花很多時間,重點是要讓老闆了解,我也是付出相當大的努力才能完成工作。(有時候就算沒那麼辛苦,也要稍微講得辛苦一點點。)
  • 主動創造一些機會讓老闆幫助我,儘管我自己也能完成,但透過這樣的做法,可以增加我和老闆互動的機會,建立我和老闆之間的信任關係,讓老闆知道我還是需要他(所以不要放空我),也為自己創造能跟老闆說謝謝的機會。
  • 主動與團隊分享一些我提升工作效率的訣竅,系統使用的tips或是excel的實用公式,我使用email所以想看的人就看,比較沒有強制性,以分享的概念出發,避免讓人有雞婆或是驕傲自大的感覺。
  • 開發VBA自動化工具,主動幫團隊解決了一個困擾多年的麻煩的工作。我只發了幾封信說明這個系統,光是這件事情就讓所有平常有互動沒互動的團隊成員,都跟我互動了一輪。
  • 主動為其他部門的人上課,解決雙邊部門溝通不良的問題。在做這件事情之前,我一直在等,等哪一天老闆會來找我做,總覺得我要等到老闆開口,才有權限去主導這件事情,但事後證明,如果我不自己主動提出,老闆其實不知道我有意願。

上述這些嘗試,確實讓我在這一年有更多機會被團隊成員和老闆關注或感謝,我不需要四處招搖或是在會議上說大話。我仍然可以是一個內向者,我還是可以做自己,不用說大話也不用很油,更不用用一些奇怪的方式來蹭熱度或是增加能見度。我還是可以選擇用email溝通,或是跟老闆一對一會議的時候再私下提出想法。

我要做的就是把我平常會做的事情放大一點點,把我的辛苦放大一點點,把我的困境放大一點點,把我平時工作的訣竅分享出去。

在我還是單純的工作機器人的時代,對於上述這些事情我都覺得「沒必要吧」,都是我平常做得很習慣的事情,根本不用跟老闆講,別人可能都知道,有需要的話老闆會指派我去做。我總覺得別人一定會、而且應該要注意到我,事與願違就不平衡,覺得老闆沒眼光,其他人莫名其妙。主動去做這些事情之後,看到大家的反應,才知道過去的自己有多自我感覺良好。

在團隊裡、組織裡、有太多人了,適當放大自己的能力,提高自己的能見度,別總是等待別人來看到你。

[思考] 把問題規模縮小到「我」的層級 (257/365)

職場上,同事們聚在一起抱怨工作、抱怨老闆、抱怨公司,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也會抱怨,但我不喜歡抱怨太久,我會聽同事抱怨,也不會在同事抱怨的時候出言阻止,但是,我總是會設法在抱怨的最後,把話題轉向「可能的解決方案」,這也許是「結束抱怨」或是「想想我們能做什麼」。

最近在讀的一本書《你問對問題了嗎》裡面就提到,「我們心裡總會感到一股誘惑,想把問題的規模拉高到某個自己沒辦法真正做些什麼的程度」,這是一個比較輕鬆的作法,因為你可以兩手一攤說「我束手無策,因為這不是我可以控制的事情」,然後給自己理由什麼事都不要做,只要繼續抱怨就好。

世界上有兩種事,一種是你可以控制的事情,另一種是你不能控制的事情,而不能控制的事情好像永遠比能控制的事情多。突如其來的壞天氣、地球的地心引力、業務總是出一張嘴、公司高層決定購入的新系統等等,這些事情可大可小,但都是我們不能控制的。你不會想要去控制天氣或是地心引力,甚至根本不會想多花力氣去抱怨,但我們卻常常會去抱怨後者,這也許是因為那是「人為」的,我們總覺得「如果別人願意改變」那問題就可以解決,但是別忘了「別人」,尤其是「別人的行為」其實也是我們無法控制的項目。

「思考問題的時候堅持要拉高到這種系統層級,就可能因為宿命論,而變得好像非得完成把海洋煮沸之類的任務,讓人感覺無力」

摘自《你問對問題了嗎

除非你是公司的CEO或是已經爬到能呼風喚雨的位置,不然大部分的時間應該都會覺得就是組織裡面的小螺絲釘,沒辦法改變大多數的事情。

舉例來說,公司去年在高層的主導下,換了一個新系統,當初天花亂墜地說這個系統會「make our life easier」,結果不要說easier,根本就是bring everyone to the hell。一開始,同事們一直抱怨(其實到現在還是有很多人在抱怨),我也不例外。但過沒多久,我試著轉換想法之後,反而能將此視為一種挑戰。在停止抱怨之後,我們試著從「自己」的層級出發,找到可以做的事情。

source:《你問對問題了嗎

系統很爛怎麼辦?有沒有可能在現有的功能上,優化自己的使用流程?畢竟這個系統對你來說很爛,但他可能在別的公司很管用,問題只在於適用性。我們的層級無法決定公司是否要重新採買一個系統,那何不試著去改變自己使用系統的方法?我也把部屬們拉進來,一起思考如何在系統限制下,讓我們至少能夠保有過去工作的效率,不要因此被系統拖垮。我們甚至一起探索、測試,試著去找出這個新系統少數的可取之處。

最近,老闆希望我們做一個簡報,跟大家分享我們使用系統的方式,她說「我想沒有任何一個地方的人能把系統用得跟你們一樣好」。

抱怨可以抒發情緒,但抱怨久了,甚至把抱怨當成習慣,那對工作、對你與同事的關係、甚至對自己都沒好處。因此,如果真的想不到解決辦法,那至少要試著移轉自己的情緒,適時結束抱怨,才不會讓自己或是團隊一直處於情緒低潮的狀態。

積極一點的作法則是,設法在自己的能力所及範圍找到可以改變、改進的項目。與其把所有的問題和無力感都歸咎於外部不可控制的項目,不如設法專注在我們可以控制的事情上。換個角度,把問題想成一個挑戰。在「我」的層級思考自己能做的事情,這除了能讓自己好過一點,也是一個發揮創意的好機會。你要說是苦中作樂也好,但至少結果有「樂」就好,不是嗎?

[思考] 能選擇的幸福 (240/365)

台北進入自主封城的狀態已經超過一週,政府大力呼籲大家沒事待在家裡不要出門,社群軟體上的同溫層紛紛再分享,那些網購通路可以買到食材,不會煮飯的人也都運用各種美食外送平台張羅三餐。

上個週末一面看記者會,我一面跟老王說,其實只要網路上能買,真的不需要出門,真不懂為什麼有人就是不網購?老王回了我一句話「不是每個人都會網購,也不是每個人都有錢能叫外送」,聽到這回覆的當下,我發現何不食肉糜的昏君。

上週我發表了三篇文章,分享我網購各類食材的經驗,引來不少朋友私訊討論,但其中也不乏有人告訴我「我媽就還是想要去傳統市場」,這些還是想要去傳統市場的媽媽,有的是不信任網購食材的品質而不願意網購,但也有許多是「不會」網購、也不曉得要如何在美食平台訂餐了。

回想老王不在家工作的日子,要叫外送也是得為了運費斤斤計較,試想如果是一個人租屋在外的人,要餐餐叫美食外送,錢包也是要夠厚。購買食材自煮的限制更大,以我家附近來說,熊貓超市和家樂福的生鮮雜貨外送已經關閉一個星期,熊媽媽買菜網的配送時間也都要排到一週之後,網路上能購買的食材雖然很多,但租屋在外的人,或是兩人的小家庭,往往都沒有大冰箱可以冰食材,不是不會買,而是不敢買。

確實,礙於能力、財力、空間等限制,許多人是「沒有選擇」的。

這讓我想到瑜珈課堂練習上,老師曾說「雖然A做法和B做法都可以完成動作,但我都會去學,然後選擇一個我比較喜歡的方式,我喜歡『可以選擇』的感覺」。選擇,能帶給人幸福感。

自主封城的這一週,我更近一步地感覺到自己有多幸福,因為平日的累積,讓我在生活空間受限的日子裡,還能保有許多選擇權,例如:

  • 因為會煮飯,所以我能選擇自煮,也能在疲累或是想換口味的時候叫外送
  • 因為一直以來的運動習慣,讓我累積足夠的運動知識,所以我能選擇在家運動(重訓、有氧、瑜珈、揮拳)
  • 因為上過花藝課,所以除了買別人包好的花束,我也能在疫情期間選擇購買花材包來自主練習
  • 因為會三國語言,讓我進入有在家工作彈性的公司,所以我能選擇不出門在家上班
  • 因為有穩定且夠用的薪水,所以能夠較不猶豫地,選擇用金錢換取各種方便的服務(購物、在家看電影等等)
  • 因為有電子閱讀器也裝了台北市立圖書館的電子書APP,所以不出門也能持續閱讀
  • 因為會騎車,所以逼不得已得要出門的時候,能選擇不搭大眾運輸工具

歸納起來,之所以能選擇,都得感謝自己平日的學習和累積,讓自己擁有能帶著走的能力。儘管學習的過程可能痛苦、挫折,就算沒有達到登峰造極的程度,但所有的累積都不會是白費的,所有的能力都能讓人生在各種情境下,有更多選擇,讓人不管在任何情境之下,都能找到突破限制的方式,盡量感受幸福。

[思考] 與其執著於道歉,不如把重點擺在下次如何避免問題 (231/365)

其實很想遺忘這件事情,因為是自己難得一見的職場大失態,雖說失態,論「事」本身我並沒錯,可以理直氣壯,但「認真對同事生氣,而且藏不住怒氣」這件事情,對我來說是很嚴重的失態。

事情是這樣的,週ㄧ晚上十點中國同事寄來一封需求信,內容是中文,信上寫「因為客戶交期是週五,所以請於週二完成」。週二早上十點,這位中國同事又再寄了一封信來催促,問我們到底要派誰支援。

這信一開始寄來的時間是晚上十點,台北的我們都已經下班,當然沒有人回應她。隔天早上大家九點十點才開始上班,所以還沒回應也很正常。最令我不能理解的事,因為「交期是週五」所以「週二要完成」,這個因為所以根本就沒道理。

收到第二封催促信之後,我回了一封信給這位中國同事,跟他說我們需要足夠的時間處理案件,既然客戶最終交期是週五,我們就是週五會完成。針對她的需求有些問題,我也一起列在信件裡面請她釐清。沒想到,原本信上要我們週二完成的她,不要說週二下班,一直到週三中午都沒有給我們任何回應。我只好再寄一封信去follow,結果也是石沈大海。

這讓我有點生氣了,時間設定得趕得要命的也是你,都沒回應的也是你,所以我們到底要不要在工作量滿檔的時刻,再設法抽出時間幫你趕?你這案子到底是週五要完成還是已經過期?沒有一個聯絡、一句說明,到底什麼意思呢?

於是我打了一通電話給這位中國同事,我問「請問這個案子現在是什麼狀態?你到底是哪一天需要完成呢?」她說「我已經盡量幫你們爭取時間了,我一收到客戶的需求就……」。她完全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卻急著告訴我她覺的她的處理很妥當。我只好再問「你信上寫星期二就要完成,但一直到現在我沒交出來你也沒意見,所以請問是週五完成就可以了嗎?」她立刻說「不是的,我週二只想要確認是誰會來負責這個需求而以,不是要你們完成啊」

這就好笑了,我們台北有三個人,每個人對她的信件的解讀都是「週二要完成需求」,這到底是我們理解力不好,還是她表達有問題呢?

我只好跟她說「但我們台北三個人對這封信的理解都是週二要完成需求呢」,她繼續辯解「不是,我指的是確認負責人」。這個鬼打牆的對話進行了三回合之後,我已經沒有辦法好聲好氣地跟她講話了。這個愛辯的人開啟我的辯論開關,也觸發我的生氣機制,我語調變快,講話開始不留情面,我當下想要讓她知道,你已經惹到我了。

不管是對於自己沒寫好的需求信,還是沒有及時回應澄清的部分,這個人就是不道歉,甚至連一點不好意思的心態都沒有。她竟然還跟我說「你不要生氣」,好像我生氣很莫名其妙似的。

我當下只想快點結束這電話,我跟她說「我不想再跟你爭辯了,反正我們週四才會把需求完成,等一下請你依照正確的步驟在系統裡把需求處理好,我希望不要再有錯」

半小時之後,對方送來的需求還是有錯。這個人還稱不上老鳥,但也不是那麼菜,我覺得需要跟她老闆溝通一下,進公司這麼多年來,我第一次去escalate別人。

她老闆是一位大而化之,對員工採取放牧式管理的人,所以,雖然我去escalate,但心裡也對於這位老闆的回應沒有太高的期待,我的目的是要給這個死不認錯的人警告,讓她知道不要以為做錯事沒人會知道

然而,沒想到她老闆的回應,卻讓我上了一堂課。

我說明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她老闆問我「所以最大的問題就在於一開始的溝通錯誤吧?」

儘管我補充說明,「他後續都沒有任何溝通也很有問題」但我覺得他說的沒錯,最開始的導火線,其實真的就是需求信裡面的一句話而已。

我告訴她老闆,我們兩個部門合作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大家也建立的深刻的信賴關係,但我們仍然需要被尊重,也需要清楚和即時的溝通。

她老闆回答我「以事情本身來看,我你們兩個已經討論出解決方案了,感謝你的聯絡,讓我知道這件事情,這有利於我們未來進行改進。我相信這位中國同事應該也從這件事情裡面學到了一課,知道一開始的溝通錯誤,可能為後續的事情處理帶來很多問題」

看到這段回答,我當下覺得真的是高手。

第一,他先把焦點放回「事情本身」,確認事情沒問題了。第二,他謝謝我給他即時的回饋,第三,也是我覺得最厲害的部分,他沒有跟我說他會去責備或是檢討這位中國同事,而是告訴我「我相信這個同事已經學到寶貴的一課」

過了一天,其實覺得自己還是有點氣,不懂自己到底要為了一個沒禮貌的人氣成這樣,也氣自己為什麼沒能壓住情緒,沒能進行更有智慧的對話。我想,我其實是想要一個道歉,但我明知我不可能獲得道歉的不是嗎?

道歉對於很多人來說很難,不管在組織裡面的什麼位階,什麼角色都是。與其執著於對方的道歉,不如像這位主管一樣,把重點擺在「下次不要再發生一樣的問題」的討論上,還比較有建設性。

[思考] 即時回饋的重要性(229/365)

你有沒有一種經驗,腦中有一個超棒的想法,覺得提出來一定會對團隊有幫助,你興高采烈地與團隊成員分享,但你的信件或是談話卻有如石沈大海一般,不要說回應,連一點水花漣漪也沒被激起。一個星期後,老闆或同事才很像「突然想到」似的,跟你說「你上週提的想法真是太好了」,儘管結局看起來是好的,但在這一個星期的過程中,你想要分享的熱情已經被澆熄,你甚至可能不斷質疑自己「是不是提出了一個笨點子」「是不是其實其他人根本不贊同我的想法」「是不是根本就不值得這樣做」。

我現在所處的團隊雖然不大,但是同事分布在全球各地、跨越各個時區,所以大部分的溝通是是靠email,有什麼資料被更新了,有什麼新規定需要被遵守,或是誰有什麼新想法想要提供給團隊參考,大部分都是以信件傳達。

我時常分享一些可以提升業務效率的小撇步或是工具給團隊成員,或是提出一些問題想要與團隊成員討論,然而,這些消息放出去常常都需要經過很長一段時間才能獲得回應。儘管我終究會獲得回應,而且多半是正向的,但這漫長的等待過程卻往往令人感到挫折。我寧可在寄出訊息的當天甚至五分鐘之後就被反駁、被質疑,都比這種被「冷處理」的感覺好上許多。

我可以理解,大家每天都有案子要交,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優先事項需要處理。老實說,我自己也難免會把收到的資訊壓著之後再看,遇到同事提出的各種想法,有時候因為沒有交期限制,而且也不緊急,所以我就會先放著不看。沒錯,我自己有時候也會是那個過了一星期才突然有反應的人。

其實,就算當下無法吸收資訊,還是可以簡單地回個訊息,例如「好像不錯,我之後有空來看看」,「我不太懂,之後再來研究」「我不贊成,真的有必要嗎」之類的,不管收到的回應實際內容是正面還是負面,但「獲得回應」這件事情本身,對於提出想法的人來說就是一種鼓勵。

但最近深深體驗到這種熱臉貼冷屁股的感覺非常不好受,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期許自己以後面對同事傳來的各種訊息,第一時間至少要做到簡單回覆。畢竟,沒有人會想要持續把石頭丟到深潭裡,如果提出的意見或發出的訊息一直沒有獲得回應,這樣這個團隊將會越來越安靜,越來越沒有人願意分享資訊、貢獻經驗。

[思考] 另一半要找有共同興趣的人比較好嗎?(226/365)

昨天跟一位單身的朋友聊天,她最近透過透過交友軟體積極地在尋找合適的對象,跟幾個人開始聊天,也約了幾個人出來見面。聽她敘述心目中理想的對象,以及實際上渴望的關係的狀態,覺得很有趣,然後想著,也許幾年後她也會發現,在愛情或婚姻裡面,理想和現實往往不同,理想之所以是理想,就是因為那是一個想像。當然,我不是說我的現實狀態不理想(我現在很好!),但剛開始交往時,老王真的跟當初我心中的理想對象的想像完全不同。

聊著聊著,她問我,找另一半是不是要找有共同興趣的人比較好啊?她的理由是,這樣比較可以有共通話題,才可以一起去做很多事情、一起相處,若非如此,在一起好像沒什麼意義。

然而,我覺得不一定,因為我和老王基本上就沒有共通興趣啊?我總是有很多想嘗試的事情,也有很多持續多年興趣,但是這些事情多半老王都沒有參與。而我們的關係也沒有因此變差,話題也不會因此變少,或覺得生活沒有交集

我告訴她,與其說要找一個有共同興趣的人,我覺得不如找以下三種人:

不會擋你去做你想做的事情的人

我聽過有些朋友(尤其是已婚的),想要去做一些事情的時候,另一伴會不樂見,例如覺得跳國標舞會跟男生太接近所以不希望女生去,覺得打泰拳容易受傷所以不希望女友去,覺得都已經出社會了,週末還去上課進修根本是浪費時間所以不希望女友去…..等等。

每個人都有自己有興趣的事情、想做的事情、想去的地方,就算另一半沒興趣,你還是可以跟朋友、夥伴一起去做不是嗎?兩個人有不同的生活圈,不同的體驗,彼此互相分享不是很有趣嗎?重點是你要「可以」去啊,如果另一半不支持,或是在旁邊冷嘲熱諷,這就很容易成為衝突引爆點。

願意聽你說話的人

人都希望被理解、傾聽,我們不見得需要親自經歷,但我們必須能傾聽、能同理。就算兩人彼此的興趣不同,我覺得只要雙方「對彼此的生活」有興趣,願意聽對方的分享,自己也願意分享給對方聽,那就是一件很可貴的事情。

老王就算不會插花、也不會打泰拳,但他還是願意聽我說今天的花有多難處理,今天的泰拳對打有多麽崩潰。我就算不會寫程式,也會想知道老王面對什麼問題,他跟同事發生什麼有趣的事。

我覺得很多人之所以覺得兩人要有共同興趣比較好,是因為許多人對於沒興趣的事情,連聽都不想聽。但是你面對的是你喜歡的人啊?重要的不是他有興趣的是什麼「事情」,而是身為另一半,我們應該要對彼此「經歷」的事情、「感受」、「體驗」有興趣才對吧。

能夠靜靜地在一起一整天的人

成為另一半就代表有很多「沒有特別要幹嘛,但卻得要一直在一起的時刻」,畢竟人不可能無時無刻都有活動,或是隨時都在旅行吧。因此,兩人是否能在同一個空間裡面都安然自在,在共享空間時間之際,又不覺得被打擾,是相當重要的。

我跟老王就常常這樣,一個人在工作的同時,另一個人在看日劇,一個人在看動畫的時候,另一個人在看書。我們無法、也不會想要逼迫另一半陪我工作、陪我看日劇、看動畫、看書…。能樂見另一伴跟自己在同一個空間、時間裡面做自己,能夠舒適地陪伴彼此,才能讓生活過得更自在,走得更長久。

[思考] 公司不是民主社會,出錢才的是老大(225/364)

常常會聽到有人抱怨「老闆不懂」、「老闆不公平」,早上聽了這集大人學podcast〈EP148 提出完美方案老闆還是不滿意?可能你搞錯了做事的順序〉,裡面有一段話真的是醍醐灌頂,「不要覺得公司是民主社會,凡事講求公平…公司就是老闆出錢創立的,要來達成「他(老闆)」想做的事情」。

就算老闆口口聲聲說我們經營企業的目的是要造福社會、是要完成什麼遠大的改變世界的願景,但真的不要忘記,這些聽起來充滿希望的美麗話術其實都有要在前面加上一句,「用老闆喜歡的方式」做「老闆想做的事情」以達到上述那些美麗的願景目標。

也許你直接對上的老闆不是親口說出這些願景的CEO層級,但別忘了,你的老闆、你的老闆的老闆,他們的所作所為,其實都是在為了「最終的老闆」服務,但偏偏每個人又都有私利,所以你在面對你的老闆時,除了要幫助老闆服務最終的老闆,也是要服務你的老闆。

簡單來說,老闆有他要服務的人(目標一)以及他自己想要達成的事情(目標二),當然,我們也有自己的渴望(目標三),所以我們所做決策、行動,其實要設法在上述三個目標裡面找到平衡點。

許多人、包含我自己也是,常常會只看見自己想要的(目標三),無論是升遷、公平、對錯…..,只要這個目標沒被滿足,就灰心喪志、憤恨不平,好在我的職場前輩常常提醒我一件事「不要搞不清楚誰才是老闆,只要你老闆不在意,那都不重要」。

你做錯一件事情,如果對你老闆來說那件事情根本不重要,那你也不用太難過。你覺得自己完成一個豐功偉業,但如果這件事情對你老闆來說根本不重要,那你再怎麼自得意滿也沒用。雖然上述概念對於胸懷大志的年輕人來說可能很難以接受,但事實真的就是如此。

「出錢的是老大,打考績的最大」,雖然很不願意這樣說,也很討厭聽到這句話,但除非你有半澤直樹一班的胸懷,最終目的是要把高層全部都打得落花流水,自己進入董事會改變公司的體制和目標,不然,在你生氣難過的時候別忘了提醒自己,你要在意的是你老闆在意的事情,老闆不在意的事情,你真的不用太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