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體驗] 發掘自己新的職場價值 (101/364)

之前我和其他部門的兩位同事提到我幫自己的team上了MBTI人格測驗的工作坊,同樣身為小主管的她們,對這個活動非常有興趣,我找了一天中午幫她們兩位上了這個工作坊後,其中一位同事便邀請我幫她的部門上課,作為她們team building的活動之一。

相較於之前兩次是面對我熟悉的團隊或同事,這次要面對的是我不太熟悉的人,而且一共有九位,老實說,心情上有點緊張。因為我的工作方設計並非單方面的講課,過程中需要不斷和參加的人互動,並且需要聆聽、提問、引導大家一步一步往下走。我沒有受過專業的講師訓練,所以一切真的是憑自己的直覺去做。執行到第三次,每次都會有些「覺得可以再做得更好」的遺憾,但也發現每次都有比上次更進步的地方。

雖然不盡完美,但我發現我已經漸漸學會接受「不完美」,也漸漸破除對「為人師」的恐懼了。要是以前的我,一定會對於不完美的地方耿耿於懷,甚至因為害怕教錯或覺得自己不是專家,而不敢站出來教人、或是舉辦工作坊。但現在,我學會換一個角度,不要想成是「教」,想成是「分享」就好。我把我會的跟同事分享,如果遇到比我厲害的人,我就再學習。在工作坊進行的過程中,我也透過與大家的互動以及觀察獲得許多新的啟發和學習。

從小參加演講比賽的我,知道自己擅長表達、也不害怕在眾人面前發表,在求學時期很享受準備簡報、發表簡報的過程。進入職場因為工作沒有這種需要,所以這項技能沒有機會被運用,也就沒再精進。完全沒想到這個起因於自我探索的學習,竟然讓我為自己創造了機會,能在職場發揮所長,延伸出一個工作坊,還從自己的團隊拓展到別人的團隊。儘管我花了很多私人時間時間,但知道自己的付出能在自己、以及自己的團隊之外也在其他地方創造價值,真的是一件令人興奮又欣慰的事情。

這小小的成功帶給我一股莫名的勇氣,我趁勝追擊,告訴老闆我之後想要繼續發展這項能力,我將繼續為自己的團隊提供各式工作坊,除此之外,也希望將來有機會能為其他部門、台北分公司甚至是世界上其他國家的同事提供內訓課程。會不會,現在這個小小的工作坊,將會是我走往另一條職涯的開端呢?

[新體驗] 首次挑戰製作影片(89/365)

12月的忙碌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個多月前,我自己舉手說想要進行一個遠距聖誕分享活動,想了很多方式,最後發現,最讓大家能輕鬆愉快參與的方式,就是會帶給我最多挑戰,最累的方式。

我將主題設定為「那些令你快樂的小事」,請大家分享影片或照片給我,最後再由我負責編輯成影片,作為聖誕禮物送給大家。

我發出邀請函後,其實只有兩位同事回應我會參加,這讓我有點擔心會不會最後只能默默fade out這個活動,沒想到,我在活動截止日期那天,收到了好多同事的回應,幾乎2/3的成員都參加了!我一一看著大家傳來的影片和照片,裡面有著大家的家人、大家的生活,有好多我不曾認識的大家。

不過,因為大家的「快樂」內容和格式都不一樣,所以要剪成影片其實並不容易,再加上我過去完全沒有製作影片的經驗,對我來說真的是一個大挑戰。原本想要用imove剪片,跟朋友們求救之後也獲得很多資源,大家紛紛跟我推薦教學影片,以及他們常用的軟體、網站、免費資源等等。

下午我先用imove準備影片架構,將大家提供的素材依照主題分成家人、同事、新嘗試、旅行幾個部分,並加以排序。上完英文課後,老師推薦我Canva這個網站,上面有各種模版,不只有靜態圖片,也包含各種動畫,操作上也相當簡單,於是我就把一切從iMove搬到Canva。

作了一個晚上,遇到問題我就上網找youtube的教學影片,目前採用工具和處理不同素材的方式是:

  • Canva – 套用模板,所有素材都在這裡處理,可以輕鬆擁有漂亮地面板和花俏的動畫
  • Keynote – 製作文字動畫(例如打字機效果)
  • iMove – 必要的影片剪輯(同事給的影片大多是一鏡到底的…大家都不擅長用3C產品的感覺)

老實說,一面製作影片真的時不時會想問自己,到底為什麼要這樣找自己麻煩。但是,卻又在點開大家的影片的時候,一次次被療癒。儘管這個活動最辛苦的會是我,但我想獲得最多的也會是我,因為我除了將習得基本的剪輯影片技巧,也在整個過程中,因此拉近了跟同事們的距離。

[新體驗]不要說遇不到伯樂,其實是我們把自己藏起來了(83/365)

公司今年上了一個新系統,從一月開始前置作業,到六月上線,跌跌撞撞走了快一年,但還是很多人不會使用。

儘管公司最近推出一系列再訓練課程,但因為課程都是英文,對日本和中國的同事來說,要用不熟悉的語言學一個全新的系統,有相當難度。就算沒有語言問題,但因為講者不是super user,教給大家的內容和實際使用情況有落差。

由於這樣的狀況對我們的工作造成困擾,所以我最近自己舉手,決定要提供總共六堂,中文和日文的系統教學課堂。

其實我一直有想要做這件事情的想法,但一直被卡在一些「我不是亞洲區專案」或是「老闆如果覺得需要應該會跟我說」之類的理由,也有同事問「你不怕之後責任都落到你身上」勸我三思而後行。

可能是因為受到最近看的書《大聲工作術》的影響,最近自己積極在「自己重新定義工作」,所以讓我拋開這些理由決定舉起手來。

因為這個決定,我有機會學習如何用WebEx系統開設課程,也有機會和內訓部門的美國同事合作。她驚訝地說「我們根本不知道有人可以用中文和日文給課程!」她很開心,並表示這對她們來說是很大的幫助。

消息發布後,有位別的部門的日本同事來問我這個內訓是誰要講課(不是我是誰啊😂)她說從來不知道台灣有人能用日文溝通,知道原來我會講日文之後非常驚訝。

與這兩個同事的互動讓我意識到一件事情,如果我早一點鼓起勇氣舉手,是不是能讓團隊和公司省下很多沒效率的時間。而我自己我是不是因為自以為的謙遜低調,錯過許多與人接觸或是職涯發展的機會。

這不是說我接下來都要想盡辦法出風頭,或是要四處張揚我會什麼,但是我想,真的不能指望老闆知道我全部的能力,也不能指望機會或伯樂自己來找我。

雖然要冒著棒打出頭草,或是可能會被累死的風險,但我寧可正面思考,相信勇敢舉手帶來的快樂和成就會比默不吭聲多。

[新體驗] 是人格測驗不準,還是你看不清自己?(81/365)

最近工作上給自己的大計畫,幫自己的team上一堂內訓課。儘管身為菜鳥講師,我覺得在這堂內訓課我好像沒有做很好的結論收尾,但如果以team building的角度來看,透過這堂課,我相信大家對彼此應該都有更近一步的了解。

我們公司針對主管階級的人,提供一系列的訓練課程,這些課程常常是跟管理或人際溝通相關,所以我常常覺得,這些課程不應該只提供給主管們,其實所有人都值得上課。因為管理和溝通的能力不只影響工作,也會影響每個人的人生。九月的時候我上了一堂MBTI的內訓課,結果令我驚奇也給我很多啟發,我這陣子對於內向性格的研究等等,其實起點就在於這堂內訓課。

source: 16Personalities 

我目前遇過的主管們都給我很正向的評價,但我總覺得,除了給我稱讚之外,我還是蠻希望能夠從主管身上獲得一些指導、學習。因此,我試著在自己的team上面嘗試這件事情,希望能帶給我的團隊一些工作之外的、能夠啟發思考的學習活動。

第一次的嘗試就在昨天,從令我印象深刻的MBTI人格測驗開始。我花了一段時間規劃,深入了解MBTI的理論和人格的四個面向,認真做了投影片,還自己練習講了幾遍。不過,昨天實際執行的時候,活動卻往我意想不到的相當有趣的面向展開。

做完理論說明之後,我請大家現場進行這個測驗。我告訴大家,我不會強制每個人都要分享自已的人格類型,因為也許對有些人來說,這可能是有點私密的訊息。然而,沒想到大家做完測驗後都相當願意分享自己的性格,於是,我提議大家在公開自己的人格類型之前,先互相猜猜彼此的類型。

結果揭曉的時候,我發現一件相當有趣的事情 – 你以為的自己不見得就是別人的看到的你。

測驗結果包含幾個部分,人格特色說明,優勢以及弱勢。我發現大家在閱讀優勢的時候,很容易認同,但讀到弱勢部分的時候,就非常容易反駁說「這不是我」、「我哪有這樣」,然後覺得這測驗根本不準。仔細看看這些同事們覺得不準的部分,我雖然笑而不語,但心裡默默驚嘆「這沒有不準啊,你認識的你就是這樣的人」。MBTI是被廣泛運用的,已經有70幾年歷史的人格測驗工具,我知道針對這個測驗是否準確其實有些爭論,但整體而言,我認為它是相當有信度和效度的測驗,所以,與其說測驗不準,我反而覺得這些「不准」的地方,就是自我認知的盲點。

而我也發現,同事們對彼此的類型猜測與測驗結果大致靠攏,也就是說,別人眼中的我們和測驗敘述的這個「好像不太準」的結果差不多。也就是說,我們對自己的認知往往停留在「自己理想的、想要成為」的類型上面,而比較難察覺到「別人感覺到的、自己弱勢的」那些面向。例如,我自己在做決定的時候,常常覺得我會很受情感影響,做出一些不太理性的決定,但在同事眼中看到的我,在做決定時還是偏向「冷酷無情」的,這是我的盲點,我必須說我剛看到結果時也有點抗拒,但換個角度想,面對這樣的結果,我該想的是,要怎麼調整,才不會讓人覺得覺得我冷酷無情、不通情理。

我想很多人都做過類似的人格測驗,但也很多人都會很抗拒測驗結果,或是很多人會說「我超了解自己,根本不需要做什麼測驗」,也有人會不知道做這種測驗到底有什麼意義。但在這次內訓課之後,我發現與其說測驗不準,不如說自我察覺很難。因為,我們不想承認的那些部分,也許就是我們一直不願意面對的人格弱點。下次當你在做這種測驗時,不妨運用這樣的測驗作為一個起點,聽聽周圍人的反饋,並進一步調整自己的行為模式,我們才能朝「心中理想」的自己前進。

有興趣做這個測驗的人,可以使用下列連結,網站提供英文版和中文版的測驗,我兩種都做過,題目稍有不同,但是結果差不多。不過如果真要推薦,我覺得英文版的問題設計得比較好懂。

另外,做測驗前有幾個提醒
1.  你大概需要12-15分鐘
2.  儘量不要都選中間的答案
3.  回答時想像的情境是「非」工作的情境,也就是,你要想像你和家人朋友、或是自己跟自己相處的情境。因為在職場上我們都社會化或是受過訓練,所以如果回答工作上的情境,那是已經被調整過的人格,而不是真正的人格。
4. 對自己誠實,測驗只是在幫助了解自己,沒有人會逼你要公開結果。

如果覺得讀英文的結果太累,這邊也提供大家一個我找到的中文版說明的連結(不過我還是覺得測驗網站上的英文敘述更好啦,可以當作練英文讀讀看)

ESFPISFPENFJENFP
ESTPISTPINFJINFP
ESFJISFJENTPINTP
ESTJISTJENTJINJJ

[新學習] 踏出舒適圈,在團隊裡發起一個聖誕節分享活動 (69/365)

昨天做了一件非常踏出我舒適圈的事情….我發了一封信,邀請團隊成員們參加我自己發起的聖誕節分享活動。

前幾週跟在英國的老闆聊天,她感嘆著今年的聖誕節應該很難像以往那樣過,歐美入冬後陸續迎來新冠疫情的另幾波高峰,本該團聚的聖誕節,今年卻恐怕很難和朋友或是家人相聚了吧。聽到這番話,我腦中突然有了一個想法「有沒有什麼是可以讓大家一起同樂的事情呢?」我想要發起一個聖誕節活動,讓大家有一點期待,有一點互動、參與,如果能分享一些快樂和溫暖那就更好了。

我們部門其實只有16個人,不過大家分佈在世界各地,完美達成24 hours coverage,但也因此大家很難聚在一起。不要說實體見面不可能,就連全員到齊進行線上會議都很困難(一年可能只有一兩次,我加入團隊五年來,全體視訊會議不超過10次),光是想著台灣和美國整整12小時的時差,開會要不是有人得熬夜,就是有人要五六點起個大清早。如果可以,還真想大家透過視訊高舉紅酒杯,互道聖誕快樂,但是總不能有某個國家的人一大清早就喝醉吧?!再加上許多同事已經在聖誕節前後排休長假,為了不干擾大家私人的時間,所以我刪掉了這個想法。

我也研究了線上交換禮物,網路上有自動的交換禮物配對器,只要把名字和email匯入到系統裡面,就會幫你自動配對好你的小主人和聖誕老公公。不過,如果要送實體的禮物,不僅要考量運費問題,也要考慮同事們可能要冒著被感染的風險上郵局去寄包裹,所以原本的想法是,想要請大家分享「虛擬」的禮物,小主人可以指定三個主題,讓聖誕老公公去準備。主題可以是請對方唱一首歌、請對方分享一部最喜歡的電影、分享一張小時候的照片之類的,總之,只要是可以透過網路傳送的主題都可以。不過,跟同事和朋友討論過後,大家覺得這樣的方式有點太麻煩,要先了解流程,小主人和聖誕老公公還要溝通需求的等。

某位在coporate communiation部門工作的朋友告訴我,要提升員工對活動的參與率,最重要的就是「讓大家需要做的事情越少越好」。她跟我分享自己在公司辦過的影片接力賽跑活動,是邀請大家上傳一段自己在跑步的畫面,然後再由他們把這些影片剪接串連起來。我覺得這個點子非常好,儘管我其實沒有剪接影片的經驗,也知道這件事情要花很多我私人的時間,但這真的是能帶給大家最少負擔,又能達到分享活動目的的作法了。

但是當我跟一些台灣同事提到這件事情,有幾個人問我「你不怕同事覺得你太閒嗎?」「你不怕老闆因為覺得你時間太多所以塞更多工作給你」,聽到這樣的回饋當下有點震驚,覺得我自己是不是太單純了。但也有點難過,面對這種自發性的活動,大家的想法竟然如此負面。有同事說,這要看人,如果是一個平常工作績效很差的人在做這件事,大家可能會覺得「你有空搞這些不如把工作做好」。但如果是我,我有信心應該不會有人覺得我做這些事情是為了打混吧?我自己已經抓了滿手工作,老闆也沒有空間再塞工作給我了吧?不知道哪來的自信和衝動,其實我對我們團隊還是有點信心,因此還是鼓起勇氣寄出信件。

我們的老闆一直有在大家生日的時候,蒐集團隊成員的生日祝福,整理成一張卡片送給壽星的習慣。過去她會特地郵寄實體卡片,今年則改用線上eCard。儘管大家因為對彼此認識有限,給的訊息都相當簡單,可能真的就是一句happy birthday,但是每次收到卡片,還是會覺得心裡滿滿的溫暖。除此之外,我們也有一個資料夾叫team happy folder,如果大家有想要分享的照片,可以放在裡面給大家看,儘管大家上傳照片的頻率很低,但偶爾看到大家工作以外的一面,還是會覺得彼此更親近一點。我想,要跟同事建立情感,真的有必要多了解一些大家「生活」「人性」的一面。這也是我發起這個聖誕分享活動的目的,希望在這個困難的年度,能讓大家彼此分享溫暖,也可以借機更靠近彼此一點。不然,我們接觸臉書或IG上不認識的人接觸的機會,可能都比跟這些跨國的同事還多。

要寄出信件之前,我其實相當緊張。很多人可能會覺得,不過就是一封信,根本沒什麼,但是這對我來說就是一個很大的挑戰。我其實不是那種很喜歡參加團體活動的人,更不要說發起活動了,不確定同事們是否願意參加,也無法預測大家的看法和反應。會不會有些人真的現在生活很低潮,沒有心情做這件事情?會不會有些人覺得我就是過得太爽,才會在那邊想這些有的沒的?會不會有人根本不想跟同事分享?會不會有人覺得我幹嘛找大家麻煩?各種想法不斷在我心中碎念,越想越負面。這就是為什麼,這件事情我已經想了一個月,卻遲遲沒有寄出邀請信的原因。
以下是我寄給同事的邀請信:

昨晚睡前,我問老王,如果最後都沒有人要理我怎麼辦?老王說,那就默默fade out就好啦。嗯,其實就是這樣,如果真的沒人想要響應,那頂多就是大家會默默忘記這件事情而已吧,沒有人會說什麼的。(BTW,寫完這封文章的當下,至少我收到兩個同事回應願意參與!)

[新體驗] 給自己的挑戰,試著發起Team building活動 (63/365)

很多公司都流行team building,而且每間公司都有不同的作法,有些公司會找講師來帶活動上課,有些公司會花大錢讓員工去吃大餐住高級飯店。我們公司沒有這樣的文化,每個team要怎麼帶,其實都取決於主管自己的想法。據我所知,很少有部門在做team building (可能也是因為公司沒有這種預算)我隸屬在一個全球性的部門,成員們散佈在世界各國,不要說聚會,大家根本連上線時間都會錯開,台灣加上我只有四個人,其實很難做到像其他公司那種大規模的team building活動。

其實,從我加入這個團隊開始,我就發現台北團隊的大家其實蠻獨立的(儘管同事來來去去,但是大家都很獨立),中午可能會需要自己個人的放空時間,或是會跟其他部門或是自己私人的朋友去吃飯,加上大家很重視下班時間,也很尊重彼此的隱私,因此,除了工作之外,其實很少有機會聚在一起。若說難得一起吃飯,通常僅限於團隊裡來了新成員,或是某個人要離職的時候而已。我原本其實蠻喜歡這樣的距離感,覺得大家能保有自己的空間和隱私很好,反正天天進辦公室還是會遇到,見面打招呼、偶爾的閒聊之類的互動也都少不了。

不過,今年初公司開始倡導在家工作之後,我的想發開始有了轉變。儘管平常還是能透過文字訊息、視訊或是電話與團隊成員互動,但是那種距離感跟在辦公室天天見面的感覺確實不太一樣。也許是想在平淡的工作裡找到一些樂趣,也許是希望身為小主管能帶給團隊的大家在工作以外的一些「什麼」(其實我真得不知道是什麼),所以我這半年多來不斷在思考,有哪些是我能做到的,不需要龐大預算,也不會帶給團隊成員太多時間壓力的小型team building活動。以下是我目前為止的嘗試和計畫:

  1. 視訊午餐
    我們公司從二月就開始倡導大家在家工作,到四五月其實大家已經好一段時間沒見面了,雖然我自己個人真的沒有那麼需要跟大家見面,但我覺得以團隊經營的角度,還是要設法創造更多的溝通和互動,於是我提議大家每兩週約一天打開視訊一起吃午餐。 事後發現,效果其實還蠻不錯的,平常出去吃飯,可能會礙於同事的飲食限制、想吃的食物不同、餐廳的遠近之類的問題,而要花力氣在找餐廳上面,但是在家視訊吃飯就完全沒有這個困擾,大家可以準備自己想吃的東西,時間上也有效率很多。平常我們團隊四個人其實沒什麼機會一起午餐,反而是在這段時間,難得有機會能有這樣聚在一起的機會,而且聊天的感覺跟平常去餐廳吃飯真的沒有什麼不一樣,效果真的不錯。我後來跟其他部門的同事分享,大家似乎覺得這個作法很有創意呢!
  2. fun day, try something new 
    在視訊午餐成功之後,我意識到要建立團隊的情感,讓大家變熟或是產生一些連結,不一定要天天膩在一起,也不見得要一天到晚約聚餐(畢竟我自己就是一個很需要自我空間的人)。公司在家工作的政策一直沒有緩和,我開始思考在視訊之外是不是還有其他的可能性。台灣在六月時各種活動逐漸恢復正常,所以我靈機一動,提出了一個「fun day, try something new」的活動,先從我自己熟悉的泰拳開始,邀請大家一起去體驗一堂泰拳課,好在我的組員們對運動都蠻有興趣的,所以這個約一拋出去就獲得共鳴。泰拳體驗成功之後,過了兩三個月,我們又約了一場滾筒紓壓體驗,現在有事沒事我們就會討論下次還有什麼是大家可以一起去體驗的,目前有一個待辦清單是明年夏天要一起去滑獨木舟。
    比起單純約聚餐,或是中午在有限制的時間裡去吃午餐,我覺得這種「大家一起去體驗一點什麼」的感覺相當不錯。上課過程中可以看到彼此不同於工作的一面,也因為抽離工作的情境,反而可以更自在輕鬆地認識彼此。不過,規劃活動還是有點困難,因爲在時間、預算、活動內容上都需要花時間討論,找出一個大家都有興趣的活動,並在大家都覺得舒服的頻率下執行(例如每個月一次可能就太多了)。老實說,身為發起人我需要付出不少時間去規劃,但想到事後獲得的開心還有回憶,這些付出都蠻值得的。
  3. 學習工作坊
    公司針對主管們提供不少內訓,我前陣子就參加了一場關於人格分析的內訓課,儘管之前也上過類似的課或是做過類似的人格測驗,但都沒有一種讓我覺得這麼深受啟發。我和英文老師聊到這件事情之後,她建議我何不跟同事們分享?我覺得這真是一個好主意,除了一起吃飯、一起玩樂,一起學習似乎也是一件很不錯的事情。
    我自己是很喜歡學習的人,但過去往往因為自己覺得「別人可能沒興趣」,所以很少跟同事提起,但如果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同事沒興趣呢?於是,昨天我鼓起勇氣將這個想法提出來給大家,儘管我知道,聽到「學習」可能多少還是會讓人感到壓力,但希望大家可以感受到我是真的想把自己覺得很棒的事物分享給她們。對了,為了讓這個計畫更有樂趣一點,我決定將這個工作坊規劃在下午時段,結束後大家直接一起去吃火鍋。這個計畫將在12月初執行,希望能有不錯的成效。此外,我自己對於教育訓練其實蠻有興趣的,如果能透過這樣的方式讓自己有機會發展做內訓的能力,似乎也是一舉兩得。
  4. 遠距聖誕活動
    歐美國家最近迎來了第二或第三次的疫情高峰,各種封城手段再起,跟同事聊天時他們提到,今年的聖誕節說不定無法跟家人朋友像以前那樣相聚了。聽到這段話讓我覺得有點心酸,我開始想是不是有可能舉辦組內的虛擬聖誕活動。原本試想了一些點子,例如遠距交換禮物、線上聖誕節聚會等等,但礙於時差和物流的問題,執行難度都很高。後來跟另一個在跨國企業工作的朋友聊到這件事情,獲得一個不錯的點子,我決定邀請同事寄照片或影片給我,內容可以是想對大家說的話、唱一首歌、今年最快樂的一張照片、或是各種想分享的事物或是聖誕祝福,我收到後會將所有素材剪接成一段影片,送給大家作為聖誕禮物。
    自己想想覺得一定會很累,好像也很傻,我不知道這中間有多少自我滿足的成分,但心中就有一股聲音在告訴自己,這樣的付出一定會是值得的。過去一直逃避學習影片剪接的我,也趁這個機會能推自己一把,趁機把影片編輯學起來。

這些嘗試看起來也許沒什麼,但對我來說,要發起並舉辦這些事情,真的需要很大的力氣和勇氣,因為我真的不是會自己去發起活動,或是那種會很想積極建立人與人的連結的人。英文老師告訴我「you’ll never be disappointed with yourself if you push a little and see what you can experiment with」,今年在各種方面對我來說都是很不同的一年,我獲得挑戰、創造挑戰,更期待完成挑戰之後,自己會有什麼轉變。

[新體驗] 參加泰拳比賽的意外收穫 (53/365)

昨天在泰拳教室,教練在號召大家去報名比賽。有位同學看起來有點猶疑,我跟她說「很值得去試一試,我覺得比完賽之後人生有很大的轉變」。

整個上半年,工作上面臨非常多的變化,不只組織、系統變了,我甚至覺得連我很喜歡的老闆都變了一個人。我變得越來越不快樂,覺得也許緣份盡了,該是要換工作的時候了。剛好在那一陣子,有一場泰拳比賽開始接受選手報名,我被教練問了幾次要不要比賽之後,在一個跟老闆大吵架的日子裡,有點意氣用事地報名了比賽。怎麼說是意氣用事呢?因為報名的當下,我很清楚以自己的個性,既然報名了就會全力以赴,所以沒有什麼事情可以阻止我準時下班,這也就代表,接下來的一個月,我每天都會六點準時關機,晚上不參加night call,我不會在正常工時以外的時間,對工作有額外的付出了。

報名當下距離比賽還有一個月的時間,我決定每週要練習四天,其中至少一天要去沒有冷氣的教室練耐熱,我跟老闆和同事宣告我要備賽,所以六點一到就準時下班,並且把行事曆上晚上的時段全部自己預約起來,誰都不能找我開會。依照我以往的個性,通常要把所有工作做到100分才會罷休,因為沒辦法加班,所以很多工作只能在有限的時間裡做到「夠好」,所以,在我心裡的評分表上,這個月我交出的工作大概都只有我心中80分的水準。此外,被稱為工作機器人的我,工作時往往會把產能全開,以處理的案件數量來算,我通常是組內數一數二高工作量的人。但這個月因為不能冒任何要加班的風險,所以我在接工作的時候往往會為自己留下更多的時間空檔。

一個月過去,比賽結束後,我心想是該好好面對工作了。自覺偷懶一個月的我,帶著罪惡感看了一下自己七月的案件量,才驚覺「原來我再怎麼覺得自己偷懶,都還是workload前三名啊」,靜下來回顧一下所有我覺得只有80分的案件,沒有問題、沒有負面評價,同事和老闆還是給予我的工作成果極高的評價。我恍然大悟,這才明白我心中的80分,在別人看來早就已經是100分程度了,我覺得自己在偷懶,但在別人看來我還是個工作狂。

我發現這次的參賽在我身上產生一種蝴蝶效應,大徹大悟之後,我面對工作的心態改變了,我時時提醒自己只要做到80分,把過去花在把80提升到100分的時間和力氣省下來。我在工作上的得失心不再像過去那麼重,省下來的時間,雖然不用再備賽,但都被我拿來「留給自己」,拿來上英文課、學插花、進行寫作計畫、開啟晨間瑜伽和讀書計劃等等。這些從工作中奪回的留給自己的時間,讓生活變得更有趣更快樂,然後我反而從中得到更多創意和精力,回過頭去在了無新意的工作找到可以創新的空間。

那位同學問我「是只有你有這種體會,還是大家都會有?」仔細想想,可能不是每個參賽者都會歷經上述這種奇怪的心情轉變歷程吧(笑)但是,如果你對目前的生活或工作厭煩,不用打比賽也沒關係,只要試著找一件事情去專心投入,逼迫自己進行生活的時間重分配,(若你是跟我一樣的完美主義者,也可以同時進行心中分數尺標的重新校正),說不定也能對你的生活造成有意想不到的轉變喔。

對了,除此之外,為了比賽我還達成了另一個人生成就,就是在一個月內瘦下將近4公斤。聽起來沒什麼了不起,但我我人生到現在真的沒有減重成功過,為了達到比賽的量級,確定要比賽之後就開始嘗試168飲食,為了備賽增加的運動量,搭配飲食控制,真的讓我成功在一個月內瘦下目標體重,這也是當初沒想到的意外收穫呢。

[新體驗] 口水收乾淨,無憂無慮最開心 (44/365)

昨天去老王妹家,參與小姪女的收涎活動。記得以前的社會課本上都有介紹各傳統習俗,其中一項就是嬰兒滿四個月大的時候會進行收涎,好像是說四個月大的孩子會開始長牙所以很容易流口水,古人希望藉由這個儀式,解決流口水的問題(好沒道理,因為昨天根本就是收完涎之後,小姪女才開始一直流口水)。昨天現場調查,其實我們這一輩的人小時候好像沒有收涎,現代人孩子生得更少,什麼節日都不會放過,所以才開始更認真面對每一個儀式,當然也是一個讓大家聚在一起的好理由啦。

我原本對收涎的印象只有掛在脖子上的餅乾,到了現場才知道大人們要把餅乾拿走之前,還得要講吉祥話。台灣的古老儀式都會搭配許多順口遛,收涎也有專用的順口遛,不過傳統的句子很多都會令現代人聽了生氣,例如什麼「收涎收灕灕,讓你明年招小弟」或是「收涎收乾乾,乎你阿爸大賺錢」之類的,到底跟嬰兒本身有什麼關係,大人可以不要把自己的希望跟期待加註在什麼都不知道的嬰兒身上嗎?

記得小時候逢年過節拜拜,阿嬤總是會對著祖先祈求家裡每個人都能賺大錢,每一個小孩都很會讀書並且功成名就。現在仔細想想,我的家庭之所以失和破裂,跟這些願望跟期盼多少有關係。我們整個家族的長輩,都相當強調這些金錢名利的部分,尤其我的父母和阿嬤,只有在孩子達成「社會上所謂的成功」的時候會稱讚我們,甚至常常把孩子拿來當成炫耀或比較的工具,什麼健康快樂,那些都算了吧。

長大之後,聽到老王或是其他朋友的爸媽會跟他們說「只要你們健康快樂」就好之類的話,都會讓我瞬間紅了眼眶,這是我未曾聽過的話,但卻是我覺得對孩子最誠摯的愛和祝福。在我家長輩的心中,健康快樂的順位排得非常後面,根本就不重要。歷經痛苦的童年,好不容易脫離家裡並且結束諮商之後,我堅信人生最重要的,絕對不是賺大錢或考第一名,而是自己心中的快樂和身體健康。

一陣手忙腳亂幫嬰兒掛上收涎饅頭之後,大家輪流向前去說吉祥話。公公選的吉祥話是「收涎收乾乾,乎你大漢好搖飼」,婆婆選的吉祥話是「口水收乾乾,可愛又聰明」,再次覺得老王真在一個很溫暖的家庭長大,從頭到尾,親友和父母,沒有任何一個人說了跟功成名或賺大錢相關的吉祥話。

舅媽我給小姪女的祝福是「口水收乾淨,無憂無慮最開心」,這是我自己未曾收到過但也最希望收到的祝福。人生要無憂無慮有多難、多奢侈,希望小姪女不管將來人生遇到什麼事情,都能開開心心地度過每一天。

[新體驗] 第一次幫下屬做年度考核(Personal Development Conversation) (17/365)

從去年初招募新人開始,到現在算是完整地走完一整年的用人流程。去年做年度考核的時候我的兩位新人都還在試用期,所以今年才是我第一次正式為她們進行年度考核。

說是考核,在我們公司其實叫做Personal Development Conversation (PDC),如字面所述著重的是主管和員工的「溝通」。我在這間公司換過三個主管,不過她們都對我都採取放養模式,我的PDC大多是聽聽老闆對我的稱讚和感謝就結束了,有時候都會懷疑我有做得這麼好嗎?現在輪到自己要幫下屬做PDC,除了趁機正式感謝她們一年來的努力,稱讚她們進步的地方之外,也希望自己能給出一些有建設性的意見,讓她們知道接下來努力的方向。

查了一些資料,想了一陣子之後,我的PDC作法如下:

  1. 一星期前告知要做PDC,請她們準備三個覺得自己做得很好的點,還有三個自己想要再加強的部分
  2. PDC的一開始,讓她們先說自己的想法,她們一面說我會一面筆記,也對自己等等要說的內容進行調整
  3. 等她們說完,換我說三個我覺得她們做得很好的部分,以及覺得能再加強的部分。
    • 做得好的部分一定要確實稱讚,而且要舉實際例子
    • 需要加強的部分也要特別定義「這不是缺點」。如果原本是負分,只要改善到零分或是正一點點的分數就可以了。畢竟每個人都有長處和短處,只要長處能被發揮,短處也不要造成工作上的困擾就好。
  4. 我提出未來一年對她們的期待,除了上述能加強的部分,再加上一些希望她們能新拓展的能力。我的其中一個下屬小我幾歲,跟我也特別投緣,跟她聊天時我常常會想「在她那個年紀時候我在做什麼」。於是,我給她的期待除了工作面向以外,也希望她能在自己的人生裡面,找一件喜歡的事情去投入。
  5. 對話的最後,最後問她們「有什麼我可以幫你的嗎」

雖然是首次嘗試,但我對於這次的PDC對話蠻滿意的。除了釐清一些平常累積的問題還有小誤會之外,透過上述流程,我可以知道我對她們的評價是否與她們對自己的評價相同。而值得開心的是,我們雙方對她們自身的評價都相去不遠,這代表我這一年多來真的有好好地把我的人看進眼裡吧。

[新體驗] 超級燒腦的線上商談口譯(13/365)

台灣和日本的中小企業每年都會舉辦很多商談媒合會,日方大多由各縣市的產業工會召集,而台灣則是由經濟部和相關部會舉辦。開始做口譯後,每年都會接到幾次類似的案子,今年受到疫情影響,許多會議都被迫取消,最近相關活動重啟,但多半改以遠距視訊的方式進行。儘管平時工作上已經習慣使用各種遠端會議工具,但要進行遠距「口譯」,這還真的是第一次。

商談媒合會就如其名,舉行方式真的很像相親,每張桌子會有一間日本企業,搭配一位口譯人員,現場會有許多台灣企業,以每30分鐘為一個單位的頻率,輪流去找不同的日本企業洽談。準備日方的資料是口譯員必須做的功課,然而,最挑戰的部分其實是要現場口譯所有到場台灣企業的簡報內容。一間日本企業可能會與5-8間台灣企業進行洽談,但是口譯員都是到場後才會知道當天有哪些台灣企業參與,因此事前準備時,頂多只能透過日方企業的資料去猜測可能的相關產業。然而,台灣許多中小企業都是在做半導體製程相關的服務,其產業結構之複雜,製程之繁複,真的是怎麼猜都猜不到。因此,商談是否能順利進行,口譯員的事前準備和經驗固然重要,但更關鍵的是臨場反變的能力。

接下案子後其實我一直忐忑不安,因為遠距視訊將會為口譯員帶來更多挑戰。一組會有幾台電腦?一台電腦會配幾個耳機?我們跟台灣廠商的位置怎麼安排?名片交換怎麼進行?可以分享螢幕嗎?….很多情況也都只能在心中想像,一切都很未知。

  1. 關於設備
    原本不曉得一台電腦會配幾個耳機,如果只有一個耳機,那勢必是口譯員戴耳機,如此一來,台灣企業和日方企業幾乎沒有直接交流的機會。如果是要開擴音,也擔心現場太多聲音會互相干擾。好在主辦單位準備充足,每台電腦都連了兩個耳機,口譯員和台灣企業都可以同時聽、說。現場使用的電腦設備是跟設備商租借的,從頭到尾設備商也都在場,以便能隨時協助處理各種技術問題。就我的觀察,整個商談過程設備都沒有出任何問題。真要說,應該就是透過視訊交換名片其實有點尷尬。我請雙方分別將名片對準鏡頭,停留一段時間讓對方拍照紀錄,但是過程中時不時會遇到鏡頭無法對焦、畫面太模糊之類的各種障礙,但我相信這樣的問題多試幾次,以後大家應該就會熟練了。
  2. 實體與虛擬的差異 
    見面三分情的台灣人,一開始的握手寒暄,還有離開前的合影留念,都能讓氣氛熱絡,雙方做不成生意也能當個朋友。遇到雙方詞不達意的時候,多少可以透過比手畫腳,或是現場展示樣品之類的達到溝通目的。然而,在遠距的情況之下,雙方互動真的很難像實體商談那樣熱絡、有溫度。不過,台日雙方企業似乎都因此事先對彼此做了更多功課。過往大家因為太依賴現場的互動,常常會有雙方都準備不足,導致兩邊都言不及義、問題和答案都對不上。但這次情況明顯不同,台灣企業有先了解日方企業的技術,帶著技術人員或是事先準備好的問題來談,日方企業也事先查詢過台灣企業的背景資料,因此能針對問題立刻給出相關回應。遇到一些比較困難的化學符號專有名詞,我就轉用筆談的方式讓工程師們互相交流,有些問題把化學符號寫出來就解決了呢!一來一往的討論其實蠻順暢也很有效率。

然而,遠距商談對口譯員來說,還是相對辛苦的工作型態。主要原因有以下兩個:

  1. 事前準備要做得更徹底
    如上所述,商談口譯的資料準備其實相當困難,針對日方資訊我通常是以「海搜」的方式,google滑到沒得滑為止。台方企業的部分,我針對日方有興趣的產業結構進行基本了解,列出所有相關的金屬元素符號,以及製程相關的中、英、日文單字列表。以往台日雙方都會攜帶紙本的公司簡介在現場交換,但線上會議很難做到這點,相關資料多半是會後雙方再透過email傳送。考慮到這一點,我事先在日方的網站上下載並印出所有相關資料,包含公司簡介、產品列表、專利清單甚至是youtube上的產品測試影片等,另外還帶了自己的電腦以備不時之需。好在有這些準備,能讓我在台灣廠商提出問題的時候,協助日方即時回應。
  2. 口罩、耳機、現場環境對聽說的影響
    口譯員除了透過聽覺之外,有時候也會透過口型來判斷對方講的話,但遠距會談的雙方,在各自的會議室裡還是要戴著口罩,所以口譯員只能完全靠耳朵聽了。偏偏口罩會影響麥克風收音,現場也會遇到其他桌的人聲音過於洪亮,耳機直接被蓋台的狀況,因此會談中我時不時要用手壓著耳機或是麥克風,才能確保自己和日方都聽得清楚。但不要忘記,在兩個耳朵都罩著耳機的同時,口譯員除了做筆記,還要同時跟現場的台灣廠商溝通,有的廠商一次可能會有兩三個人一起來談,這時候只能把腦子的轉速開到最高,才有辦法四聲道同時運作。

儘管出發前有許多擔心,今天實際參與一次之後,我覺得遠距商談其實還蠻不錯的。就台日企業和主辦單位的觀點來看,除了能節約經費外,說不定還能提高商談的媒合效率。不過,對口譯員來說,今天翻完半天的疲累程度,跟以前翻完一整天幾乎不相上下,真的好燒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