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體驗] 日式草月流花藝課,放掉先入為主才能發現更多 (182/365)

學花藝一段時間後,發現自己蠻喜歡畫面類型的作品,追蹤一些花藝師的IG之後,逐漸對重視意境的日式花藝產生興趣,於是決定找一堂課來嘗試看看。日式花藝有三大流派,這次上課的老師是走「草月流」。草月流是三大流派裡面最自由、風格最現代的,以下是草月流的官網對這個流派的定義。

草月のいけばなは「型」にとらわれることなく、常に新しく、自由にその人の個性を映し出します。

いつでも、どこでも、だれにでも、そして、どのような素材を使ってもいけられるのが草月流。

いけ手の自由な思いを花に託して、自分らしく、のびやかに花をいけていきます。
草月流的花藝不拘泥於「形式」,強調創新、自由地在創作裡展現插花者的個性。

不論何時何地、不管任何人都能用手邊的任何素材進行創作就草月流的概念。

創作者將自己的想法寄託在花朵上,透過花藝來展現。
草月流官網

儘管上述的定義,看起來相當自由自在,但去上課之後,了解草月流還是有基本原則的。每一盆花基本上有「主」、「副」、「控」三個角色,分別以15度、45度、75度的角度來創造基本的畫面,另外,副和控都還分別會有從枝。
老師講解完基本的原則之後,示範一次給我們看,大家就開始自己動作手作。

進到教室看到超級巨大的花瓶,以及桌上放的相當有份量的楓樹枝條,真的讓我嚇了一跳。感覺真的是要拿來放在日式茶間,必須要給他一整個空間的作品。

目前在救國團上的課,大多是西式風格,所以多半會強調做出圓,把空間填滿,讓每一面都看起來很豐富。但是今天體驗的日式草月流,楓葉有很多枯枝的線條,花材的種類和數量都不多,強調每一樣素材原本的形狀,也必須要懂得留白,欣賞作品的時候是從正面看,所以作品的立體空間會很像左右兩側的副和控在面前環抱你一樣。

和西式的投入花不一樣,今天做的雖然也是投入,但是為了打出各種角度,是用花腳互相卡住、互相支撐的方式來固定花。我覺得最有趣的是,我們一開始要做一枝天柱放在中間,並且從中間剪開,目的是讓其他花可以夾在上面做固定。原本還懷疑天柱的存在看起來會很奇怪,殊不知最後看起來超級合理的(笑)

放掉先入為主,才能發現更多

老師幫我修剪掉很多枯枝,藉此彰顯主枝的線條。在我順利插上主(楓樹大枝幹)、副(楓樹小枝幹)、控(鐵炮百合)以及控的從枝(鐵炮百合)之後,猶豫著該遠哪一個從枝來當做副的枝幹。我手上的了兩隻長得中規中矩的枝條,比劃著可能的角度,這時老師走來,看看我桌面上的素材,好像發現了什麼一樣說「這枝很特別耶!」那是一支長成閃電N型的枝條,剛剛看到它的時候,我還在想是不是要把他截彎取直呢。因為我在心中預設覺得「楓葉應該長那樣」,反而忽略了應該要好好觀察每一支花材原本的特色和形狀,忘了去欣賞那些特別不平凡的線條畫面。

左邊有一支形狀特殊的枝條

順性應用,別想著控制花朵

最後,一個步驟,是用大理花為作品加上一點動態感,也將一些畫面太空的地方補上色彩。看起來可愛的大理花,其實不太受控,自然生長的情況下,很多大理花的花面就是朝下,枝條彎曲的方向也各有不同。拿起花筆畫想像,跟真的插下去的時候畫面總是不一樣,稍微用力一點點想要調整到想要的位置,不小心就折斷花莖。就在我跟大理花奮戰的同時,老師也在跟後面的同學說「不要想控制它」,這也讓我想到救國團的Nana老師也說過,沒有長得不好看的花,只有不會插花的人。花的線條形狀沒辦法強求,能不能運用素材原本的特質,要幫它們找到適合的位置,真的是花藝師的功力所在。


今天最後的作品。

在懂得「捨去」之外,「欣賞」並「發掘」美,是花藝帶給我的磨練。在沒有標準答案的世界裡,換一個角度就能看到不同的風景。